您的位置:>魔兽世界>游戏文字>

魔兽小说:剃刀岭杀人事件 魔兽名侦柯南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 巨魔战士三体 ?原文地址:点我查看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一、

  七月流火,新兵敞目愁眉苦脸的趴在伤兵营的病床上,心情一片灰暗。

  几天前敞目在街道上巡逻的时候,几个街头混混喝多了在外头拼刀子,凭着责任感和正义感敞目上前制止斗殴,混乱中被人在屁股上干了一刀,于是光荣入伍三个月的新兵敞目光荣负伤然后光荣的住进了伤兵营。

  五大三粗的兽人护士妹子推开病房门,瞪着敞目一言不发。敞目满怀屈辱的跪在床上,褪下裤子,撅起了屁股。兽人妹子撇了撇嘴,啐了口痰,放下手里的药材,伸手在敞目瘦骨嶙峋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敞目浑身一抖,艰难的扭过头怯怯的说:“疼……”

  护 士冷哼一声,不屑的说:“疼?你在街上跟混混打架的时候挺英雄的啊。”说起来,剃刀岭毕竟是个小地方,住在这里的的人不是沾亲就是带故,被敞目制止斗殴并 且最终逮捕的小混混们中的一个是兽人护士妹子的弟弟,所以护士妹子态度恶劣在所难免。护士妹子几下给敞目敷好药,拍了拍巴掌,扭着腰肢走了出去。敞目委屈 的提上裤子,闷闷的抹了把不知道是疼出来还是羞出来的眼泪,想了想,从床上爬起来,向伤兵营外走了出去。

  阳光真强烈,敞目有些眩晕,慌忙伸手扶了一下,触手软软的,还没等他明白过来,一声清脆的耳光炸响在他的脸上,一个巨魔妹子怒骂了句“臭流氓”,一把拎起敞目的领子。敞目涕泪交加,不住声的向人道歉,一群闲人团团围住他们两个,津津有味的看着这一幕。

  “这日子没法过了。”敞目心如死灰,觉得干脆还是死了吧。巨魔妹子终归还是脸皮薄,看到有人围观,顿时羞红了脸,松开敞目挤开人群走了出去。

  闲人们没热闹可看了,也纷纷散开,几个巡逻的士兵嘻嘻哈哈的围上来,为首的那个笑着说:“哟,敞目这是怎么了?”敞目无地自容,小声说:“没,没事。”说完推开挡路的士兵,慌慌张张的落荒而逃。

  走出不远敞目停住脚步,觉得还是回伤兵营的好,不然一会换药兽人妹子见不到自己又得一顿痛骂,但是敞目还是想晚会儿再回去,毕竟能少看兽人妹子一眼也是好的。

  拿定主意后敞目打算再转转,突然觉得脖子上有些痒,他伸手摸了下,摸到了一张纸。

  敞目扯下脖子上的纸,展开,几个字出现在他的眼前:“杀狼牙。”

  二、

  兽人狼牙是个非常敬业的人。如果他所在的行业评选年终先进的话,他绝对能够年年蝉联第一名。

  每天傍晚狼牙都会准时出现在剃刀岭最繁华的一条商业街上,虽然这条街上每个看到他的人都禁不住大皱眉头,但还是不得不对他笑脸相迎。

  当然狼牙也会还以友好的笑容,虽然这笑容常常会让正在哭闹的孩子们止住哭声或者刚止住哭声的孩子接着哭起来。“今天的保护费准备好了吧?”他亲切的拍着遇到的每个人的肩膀,“都是生意,生意。和气生财。”

  偶尔有人一时拿不出钱来,他也会不会生气,而是以兽人的豁达和豪爽拍着胸脯对那个倒霉蛋说:“没关系,没关系,谁没有个作难的时候呢?明天补上就行了,加五成利息。”

  “要与人方便,才能自己方便。”狼牙经常这么说。

  不过另一方面,此人的品德极好,相当的恪守职业道德。保护费就是保护费,除此以外,他连别人一个面包卷都没拿过。因此当这天晚上,他提出要借地休息一下时,旅馆的血齿老板显得颇为惊讶。

  “快,来人带狼牙大爷到楼上最好的客房。”血齿大声喊着小伙计,“赶紧把最好的酒菜送……”

  “不用了。”狼牙满怀心事的挥了挥手,“我就是想借你个地方休息下。”血齿不敢多说话,示意小伙计带狼牙大爷进了最好的客房,然后轻轻掩上了门。

  此后狼牙一直没出门,一直到第二天上午,血齿在客房外敲门轻声问道:“狼牙大爷您要不要吃些什么?”

  没有回应。血齿壮起胆子推开房门,探头看了一眼。

  然后连相隔极远的站岗的卫兵们都听到了血齿撕心裂肺的喊声。

  三、

  三体蹲在客房中间,颇有兴味地探视着案发现场和受害者的尸体。

  如果这滩均匀的散布在客房地板上的肉泥还能称之为尸体的话。

  身后传过来一阵干呕声,三体没有回头,皱了皱眉说:“胆子小就不要当探员了。”新晋探员伊德止住干呕,抹了把嘴巴说:“我哪里害怕了?我只是,只是不习惯而已。”“哦。”三体伸手从地上挑起一条东西甩给伊德,“你看看这个。”

  伊德下意识的接过三体扔来的东西,放在眼前端详了一下。一条还在滴血的肠子在她手上倔强的晃来晃去。

  伊德惊叫一声,一把甩开血肠,转身向门外冲去。

  一阵响彻行云的呕吐声再次响起,三体摇了摇头,小声嘟囔了句“新兵蛋子”,站起身来,拿起一块抹布草草擦了下手,晃了下身子向楼下走去。

  楼 下几个探员正在审问血齿老板。看起来血齿的状态很不好,随时都有昏厥的可能,三体示意几个探员走开,然后怪认真的注视着血齿。血齿有些紧张,期期艾艾的 说:“长官我真是冤枉的啊我小本生意这个地头蛇要借地方休息谁知到出了这么茬子事情啊……”三体挥手止住了他的诉苦,拍了拍他的肩膀正要说些什么,一个探 员走过来凑在三体的耳旁轻声说了些什么,三体眼睛一亮,快步往外走去,伊德快步跟在三体身后,三体停住脚步,回头看了眼伊德,后者正充满崇敬的看着他,跃 跃欲试的神情满脸都是,三体没说什么,叹了口气,转身继续前行。

  你看事情就是这么悲剧,虽然你明知道自己的搭档是个笨手笨脚的新兵蛋子可你还是要时时事事都要带着她。

  因为这是“上面的意思”。

  据 说在遥远的北方,寒冷的诺森德大陆有座泰坦之城叫做“奥杜尔”,那里有座伟大的创世泰坦所创立的图书馆,图书馆里只有一本书,书的上方浮现着四个晶莹剔透 的泰坦文字:“不要质疑”,书的名字叫做《艾泽拉斯漫游指南》,记载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真理,其中有一条关于“上面的意思”的注解:上面的意思,亦作上头 的意思,主谓短语,用于指代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意境,通常带有极强烈的命令性语气并令人极其抗拒。

  所以不管三体乐不乐意,只要是工作 时间,他都要按照“上头的意思”带着新兵蛋子伊德。三体突然想起了老家回音群岛的一句俗话:“癞蛤蟆趴在脚面上,不咬人它恶心人啊”,想到这里三体放慢脚 步,回头怒目看着伊德。癞蛤蟆不知怎么回事,被三体看得浑身发毛,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鼻子,三体突然很有种在癞蛤蟆精致的鼻子上狠狠揍上一拳的冲动。

  敞 目讨好的声音制止了三体的冲动,他恶狠狠地看着敞目,后者有些拘谨的从衣兜里取出一张纸条,恭敬地递给他。三体接过纸条,挑了下眉毛,敞目结结巴巴的叙述 了一遍刚才发生的事情,三体突然有些气恼,大声喝问道:“这就是你说的线索?一张你也不知道怎么会跑到你身上去的纸条?人特么都死球了你拿来这张纸条给我 看?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刚报案我刚赶过来你就来提供线索?是不是你杀的人?是不是?是不是?”敞目有些惊恐,小声说:“我是剃刀岭巡逻队的士兵,我一 看到纸条就去您办公的地方报案了,他们说您在这里我就赶紧来了。我以入伍誓词保证,这案子我完全不知情。”三体泄了气,挥了挥手让敞目离开,顺手把纸条递 给一个手下,说道:“去查查笔迹。”手下点头转身离去,三体抬起右手,却又颓然放下,小声说道:“估计查不出什么……”

  伊德好奇的看着搭 档,不明白的问道:“查不出什么为什么还要查?”三体翻了下白眼:“老子乐意。”说完后气氛有些僵,三体似乎觉得自己说得太过分了,补充道:“即使知道没 用,也要找些事情让大家干,一是或许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二来也能让上面的那些人看到大家在干活。”伊德轻轻地哦了一声,不发一言。三体想了想,接着说 道:“跟我回办公室,好好梳理下狼牙的一切,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四、

  “狼 牙,兽人男性,现年三十四岁,无业,以在剃刀岭商业街收取保护费为生,劣迹斑斑,连续三年被评为‘剃刀岭最想看着他死掉的人’第一名。”短短几句话显示了 狼牙生前的光辉事迹,三体叹了口气,发狠的捏着自己的太阳穴,喃喃说道:“这货的仇家太多了,看起来个个都有嫌疑,但是有嫌疑的人没有这个能力这么彻底的 干掉他。”伊德从纸堆里抬起头,迟疑地说:“会不会是买凶杀人呢?既然他这么招人恨?”“唉,”三体长叹一声,恨铁不成钢的说:“这种想法我也有过 ,可是你想过没有?能这么彻底的把他变成一团肉泥,这种水平的杀手,又怎么能是这些商人们能买得起的?”

  “可是,”伊德小声地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他每天都去收取保护费,日积月累也是个不小的数目,会不会商人们觉得长痛不如短痛呢?虽然雇佣这种高水平杀手花费不低,但是只能算是一次性投资,杀了他以后不就不用交保护费了?”

  “幼稚!”三体大声说,“第一,杀了狼牙,还会有虎牙、狗牙等等各种牙,甚至会比狼牙更不堪,第二,即使是买凶杀人,又何必用这么极端的手段?一刀捅死不是更省事?这种手法,感觉更像是种……”

  “示 威。”伊德吐出两个字,三体拍了下手,“不错,示威。看来你也不是完全没用。”伊德有些郁闷的翻了个白眼,三体装作没看到,继续说道:“凶手先是通过纸条 告诉我们杀人的时间,虽然被敞目这个白痴给忽视了,但是我相信,即使敞目一开始就把纸条交给我们,狼牙还是会死,而且依然会是这种极端的手段。”

  “可是,”伊德疑惑的说,“为什么选定了狼牙呢?他只是个不入流的小混混而已,杀了他能引起什么效果呢?示威难道不应该杀的人地位越高越好么?”

  “这谁知道呢?也许凶手就是看狼牙不顺眼而已。”三体有气无力地回答,随即站起身来,懒懒的对伊德说:“好累,我去休息了,你慢慢梳理这些案卷吧。”伊德没有说话,依然专注的看着桌上的案卷,挥了挥手当做告别。

  五、

  伊德看着眼前如同小山一样的案卷,由衷地发出了一声哀鸣。案卷太多了,似乎从创世之初到现在整个世界上的案卷都集中在这里了,她小心翼翼的从下面抽出一份案卷,扑面而来的灰尘呛得她连连咳嗽,她无奈的蹲在地上,咬牙切齿的想:大不了不干了。

  当然这只能是想想而已,作为剃刀岭有史以来第一个女性探员,她入职的时候被长官们寄予了厚望,据说长官打算把她树成一个“妇女能顶半边天”的典型,过些时间就要上报给奥格城里的老爷们,所以为了锻炼她,特别让她和三体一组。

  “三体这王八蛋嘴巴臭性子怪,是个老兵油子了,不过水平还算可以,跟着他多学东西,年轻人嘛,就是要多受磨练。”长官的话还言犹在耳,伊德叹了口气,拎着案卷回到办公桌后开始认真的阅读起来。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放亮,伊德放下手里的案卷,大大地伸了个懒腰,这时候三体施施然的从外面走进来,看到伊德的样子愣了一下问道:“看了一夜?”

  伊德揉着发胀的太阳穴,苦笑着说:“是啊,全无头绪。”“哦哦,”三体有些不好意思,“去休息吧,我出去查查。”

  “出去查查?”伊德来了精神,“那我跟着您吧?”

  “不用了,我四处随意查访下,你看了一夜案卷了,也怪累的,去休息,身体是本钱,休息,休息。”

  “我觉得我还能撑得住……”伊德小声为自己争取了下。

  “不用了!”三体大声喊道,“老子是头头,老子说了算!你去休息吧!”

  “果然长官说的没错,就是个王八蛋!”伊德小声嘟囔着,但也确实是睏得不行了,无奈只好回到自己的住处去休息。

  这一觉就睡到了傍晚,伊德惊慌失措的从床上爬起来,连忙往办公室跑去,刚跑到门口,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伊德抬头看去,看到王八蛋先生正摇晃着身体扶着门框打量着她。

  伊德连忙道歉,王八蛋打了个嗝,浓重的酒气让伊德有种置身酒坊的感觉——这王八蛋居然喝醉了!难怪他不让自己跟着。刻进骨子里的责任感和无上的荣誉感让伊德对三体的这种行为非常生气,她正要说些什么,三体傻笑了一下,对她伸出了两根手指:“两个,老子找到了两个线索……”

  伊德立刻把想说的话压了下去,认真的看着三体,等着他继续说下去,三体眨了眨惺忪的双眼,弯下第一根手指:“血齿老板说了一个细节,狼牙去他那里找地方休息的时候,心事重重的样子,或许他会知道自己的下场也说不定,这是一;第二……”

  “稍等,你是说,狼牙已经知道有人要杀他了?所以打算躲在血齿的旅店里?可是他为什么不找咱们求助呢?即使考虑到他的身份,不敢找咱们,可是为什么不找他的同行呢?看来回头要去狼牙家里调查一下了,第二呢?”

  三体没有说话。

  伊德抬头看着他,追问了一句:“第二呢?”

  还是没有说话,伊德仔细看了下,三体已经倚着门框发出了响亮的鼾声。

  “王八蛋!”伊德不顾形象的大声骂了句,转身想走开,听见身后一声巨响,扭头看去,三体已经倒在地上沉沉睡去。

  新兵蛋子发出一声哀嚎,觉得自己真是上辈子没积德才会和这个王八蛋搭档,有心想走开,可是天生的好心止住了她的脚步,她弯腰拽住三体,费劲的把他拖进办公室角落的行军床上,这个过程中王八蛋先生像具死尸一样一动不动。

  好不容易安顿好了这个不靠谱的搭档,伊德直起腰擦了把汗,正要离开,三体喃喃道:“第二……”伊德连忙停住脚步,紧张的问:“什么?”

  “我忘了,嘿嘿嘿嘿嘿。”说完三体翻了个身,不再言语。

  “王八蛋!”伊德恨恨的踢了身边的档案柜一脚,随即弯下腰抱着脚痛苦的呻吟起来,一本案卷被踢得震了下来,正好砸在伊德的头上,然后摊开落在地上。

  伊德一手抓脚,一手捂头,心里充满了绝望,面前摊开的案卷躺在面前,似乎在无声的嘲弄她。

  伊德一把抓起案卷,冲动地想把它撕得粉碎,里面几行字却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某 年月日,破获暮光之锤教徒杀人案件。行凶者在凶案现场被捕,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据悉,该案犯受到暮光之锤教义蛊惑,相信所谓上古之神的血肉诅咒,故而将 被害人杀害并分尸,接到报警后的探员赶到现场时,凶犯正在残忍地将被害人尸体剁成肉泥,打算将之献祭给上古之神……”

  六、

  “我怎么会在这里?”三体从行军床上滚下来疑惑的问道,“我不记得我工作了一夜啊?”伊德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那您记不记得喝了一天酒呢?”

  “呃……” 三体挠了挠后脑勺,“有吗?小半天而已吧?大概。”伊德顿时觉得气往上冲,大声说:“上面让我跟您搭档,跟您学办案,可谁您把我扔下来自己跑去喝酒算是怎 么个意思?这就不说了吧,您肯定说‘喝酒是和群众打成一片的途径,可以获取不少线索’,可是您昨天告诉我您找到了两个线索,只说了一个就睡死过去了,您知 不知道这会对办案造成影响呢?”伊德停了一下,小声接道,“而且吊我胃口吊了一夜……”

  “我说我找到了两个线索?”三体有些惊讶,抬头看着天花板思索道,“我想想啊,第一,狼牙去借宿的时候心事重重,似乎在逃避什么,”

  “这个您说了,请继续。”

  “第二,嘴好干,我去弄些喝的。”

  “够 了!老这样有意思吗?啊?”伊德的声音把自己吓了一跳,三体也是一愣,看着伊德,伊德有些惴惴不安,不知道这王八蛋会不会生气不说了,没想到三体咧嘴一 笑,“有霸气,像我的学生。我接着说,第二,据一些人说,狼牙最近信了什么教,你也知道的啊,这个人哪,精神空虚了就容易信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觉 得……”

  “暮光之锤。”伊德吐出这四个字。

  “啥?”三体有些惊讶,“你怎么,是不是我昨天告诉你了?”

  伊德把案卷递给三体,“昨天的发现。”

  七、

  狼牙邻居的证词:

  长 官您好,哟,伊德长这么大了啊,好好跟着长官学习,一定能学出来的。好的好的,我不说废话了,狼牙啊?您也知道的,他是道上的,咱这老百姓哪和他打过交 道?平时啊?他每天傍晚出去收保护费,哎,说起来这个世道,哪还有咱们好老百姓活的地方呢?辛辛苦苦做点儿小生意还要被这个王八蛋敲诈,嗯,是,我在商业 街也有家小买卖,混口饭吃。哎,真不知道那些探员们是不是吃屎的,管都不管。长官我不是说您!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您原谅我满嘴喷粪,我不是说您二位。

  哦,好的,我继续说,您大人大量。狼牙以前每天傍晚去收保护费,然后回到家就开始和几个狐朋狗友喝酒作乐,经常闹到后半夜,烦死了,白天他就在家里睡觉,一直睡到下午,吃过饭接着去收保护费。

  这 段时间?这段时间还真有变化,听说他信了个什么教,说能得到神的眷顾,操他娘啊,对不住我又说脏话了,什么神能眷顾他这种人那才是瞎了眼了,反正他现在每 天上午睡觉,下午就在家里念经,有的时候也会有人来拜访他,鬼鬼祟祟的,我们也不敢问,不过他倒是收完保护费以后不喝酒了,就在家里念经,有时候能一念一 夜,我那天晚上出去喝酒,回家晚了,看见他窗户那里还有灯光呢。

  拜访他的人长什么样子?那哪知道啊,咱这好老百姓的,哪去管他们这种事情,再说那人都捂得严严实实的,看不见脸。性别?那也看不出来,穿的都是长袍,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看不出。几个人?每次都是一个人,但是是不是同一个人不知道。

  哦哦哦,好的长官,不客气,应该的应该的,谢谢长官,再见长官。

  狼牙朋友的证词:

  啥?狼牙?你谁啊?探员?我他妈管你是不是探员啊?我遵纪守法你管得了我?有本事你打我啊,来啊?

  我操你还真打了?我操!我操!!长官饶命啊……小的知道错了,小的一定坦白交代,别打了大爷……

  谢谢长官手下留情,您要了解狼牙的情况?行行行,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嘿嘿,那是,小的念过书呢,当初在学堂里……哦哦哦,小的不扯这些没用的了。

  我 和狼牙认识也十好几年了,我们一起逃学,一起泡妞,一起加入帮会,一起收保护费,不过这孙子跟老大关系好,分给他的地盘最好,我就不行了,一星期收的还没 他一天多呢,所以老大不是很待见我,唉,这他死了不知道老大能不能把商业街给我收保护费……小人错了!收保护费不对,欺行霸市是要受到惩罚的!

  说 起来狼牙这段时间的确变了,嗯,是变了,以前每天晚上我们都一起喝个酒什么的,这段时间他不参与了,喊他也不去,成天闷在家里,哥儿几个说去他家吧,他那 张臭脸黑的,操!起初哥儿几个还以为他在家里藏了个女人呢,那次我喝了点儿酒,偷偷去他家了一次,我刚爬上窗户看了一眼啊,我操!差点把老子的青屎吓出 来!对不住对不住,这位女长官,我一定斯文说话。

  您问我看见啥了?他妈狼牙个王八蛋把他家布置得阴气森森的,地上还有个什么法阵,他跪在中间,周围有个穿着袍子蒙着脸的人正拿着血往他头上洒,要说我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见血的事儿也见过不少,可他妈那个气氛,真跟见了鬼一样啊。

  第二天我见了狼牙,拐弯抹角的问他最近都干什么呢,他啥都没说,光是说些什么“古神”、“血肉”之类的东西了,后来啊?后来我们就不大联系了。

魔兽相关新闻
上一篇:艾泽拉斯名词详解第一期:血肉诅咒创造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