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游戏文字>

魔兽最新短篇小说《地狱咆哮》下半部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五章

  第四章

  格罗玛什在他的帐篷内点燃了一支小火炬,然后坐在了地上,同时也示意加尔鲁什坐下。

  加尔鲁什慢慢地坐了下来。决斗中负的伤可能几天都好不了,不过幸好都无大碍。“我在那个角斗场里有一个优势。”他说道,声音异常冷静。

  “你倒是说说。”格罗玛什回答道。

  “奇袭。”加尔鲁什把他的双手放在膝盖上。“他们看到我倒在地上就以为我完蛋了。”

  酋长闷哼一声。“这个教训他们本该很清楚:敌人没死之前决不能掉以轻心。那么,你到底对我有多了解,陌生人?”

  “一些。”加尔鲁什谨慎的回答道。

  格罗玛什的身旁有一袋酒。他向加尔鲁什示意了下,不过后者恭敬地拒绝了。酋长拿起酒袋大喝了一口,然后说道:“战歌曾经有一段苦难的历史。一支食人魔的扫荡队伍差点将我们赶尽杀绝。”

  加尔鲁什对这个故事再熟悉不过了。他母亲的死亡、战歌氏族的重生、以及地狱咆哮传奇的开始。“你的配偶命丧在那场动乱中是吗?在战斗中亲眼看见自己的家属被杀死,是件痛苦的事情。”

  “我不想谈及她。”

  他的愤怒开始积聚起来。加尔鲁什有些犹豫。“我听说高尔卡是战死的,在倒下前还杀死了数个食人魔陪她一同上路。”他说道。

  “我的氏族在那天表现出了软弱。他们都畏缩在后。”格罗玛什咆哮道。“我必须让他们看到战歌视死如归的精神是什么样的。哪怕是战到一兵一卒,也要在敌人身上咬上一口!”他说完猛地将手中的酒袋扔了出去。

  加尔鲁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显然这个故事比他儿时所听到的要复杂的多。“但是你的配偶,她——”

  “我说了我不想提及她。”

  我到底忽略了什么?加尔鲁什思索着。崇高的战死在战斗中应该是被庆祝的一件事,即使是在一场败仗里。 除非……

  加尔鲁什年幼时的记忆开始闪过他的脑海。每天都是在内疚和可悲中度过的,他以为自己所背负的姓名被诅咒了。 看来我们之间并没什么不同。

  “我能理解你的感受。”加尔鲁什谨慎的说道。“我的父亲在临死前将战斧深深地埋在了敌人的胸膛内。他的死非常光荣,但是他所走了道路却铺满了羞辱。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一个错误的决定。我恨了他很久,但是那都是在浪费精力。失去了配偶和氏族所表现出的软弱虽然让你心痛,但是她为你生下的儿子——”

  “儿子?她没有给过儿子。”

  格罗玛什盯着加尔鲁什的眼睛,好像在挖掘他的心思一般。加尔鲁什根本没有眨一下眼睛,只是说了一句:“原来是这样。”

  凯诺兹。加尔鲁什感到自己脸颊的肌肉抽搐了下。 我根本就没有出生在这个世界上。格罗玛什从未当过父亲。这难道就是青铜龙所谓的“最完美的时间点?”

  加尔鲁什重新整理了下他的思绪。 是时候告诉他我来这里的原因了。“不过我想问你,地狱咆哮酋长……”

  ***

  “……如果你能回到过去救她的话,你会吗?”陌生人问道。“至少我会的。我的父亲有一颗高尚的心。如果不是误入歧途,他的功绩将更为伟大。也许高尔卡也值得有第二次机会。”

  格罗玛什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如果你不能带我回到过去的话,我不想再听到你提及她的名字。”他说道。 高尔卡——这个名字他已经有很久未说出口了。这个陌生人是怎么知道的?

  另外一个兽人则将手伸进了他的背后。“我不能帮助你回到过去,但是我能帮你看见未来。”他从背后取出一个布包,打开了它。里面装着的是一块沙漏的碎片。他将碎片放在了两个人的当中。“从中你能看到如何避免你会悔恨终生的错误。”

  格罗玛什没有碰它。“你刚才都一直在带着它?”

  “是的,地狱咆哮酋长。”

  这么锋利的碎片足以致命,他竟然在被四个兽人轮番攻击的情况下都没使用它?这种克制力实属罕见。“这个到底是什么东西?”

  陌生人笑了笑。“一个朋友管这个叫…… 时空中的一个闪烁。他觉得这个碎片太锋利了,然后就交到了我的手上。”他用指关节在上面轻敲了一下,声音如音乐般悦耳。“这个东西会证明我说的话。”

  “那就说来听听。”

  “我要说的东西是一样武器。”陌生人的眼睛闪着亮光。

  格罗玛什静静的听着。陌生人所说的武器将魔法的力量聚集在一起,这种“魔法炸弹”能在一瞬间抹平整个氏族。

  “确实存在这种武器。”陌生人说道。

  他继续描述着其他让人难以置信的武器。用金属和火药制成的装置可以炸穿岩石、旋转的刀刃只需轻触就能撕碎敌人、还有可以在陆地或是海上部署的攻城武器。“这些武器都真的存在。”

  “但我从未见过这些武器。”格罗玛什说道。

  “你是还没见过。”陌生人回答道。“但我可以教你如何来制造它们、如何使用它们、以及敌人会怎么来防范这些武器。但是光有战歌氏族完成不了这些武器,你需要其他氏族的资源和技术。”

  格罗玛什的眼睛眯了起来。“我宁愿不用那些武器,也不想把它们交到其他氏族的手里来对付我们。” 战歌和其他氏族结盟对所有人都不会有好结果。他朝帐篷外指了指。“我们有纳格兰最富饶的土地,这里充足的食物和猎物能让我们过上好几年。没有哪个氏族胆敢来挑战我们,因为他们也知道自己将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现在战歌氏族就是过着这种日子?对现有自满而止步不前了?难道不想有更大的成就吗?”陌生人说完闷哼了一声。

  这番话犹如利刃一般,但是格罗玛什并没有生气。“追求更大的成就和需要你那稀奇古怪的武器没有什么很大关系吧。”

  “确实,但你无需担心其他氏族。他们不敢来违抗你,地狱咆哮。”火炬的火光在陌生人的眼睛里闪烁着。“你需要这些武器来对付一个共同的敌人。”

  “谁?德莱尼人?”他大笑道。“难道你是古尔丹的手下吗?他倒是提到过此事。”古尔丹曾私下求见了地狱咆哮,当然还有其他氏族的酋长。他宣称自己找到了一种比萨满巫术强上数百倍的新力量,而且他还说道这股力量是击败德莱尼人的关键之匙。格罗玛什倒不认为这些蓝皮肤的生物有什么好惧怕的,但是古尔丹所预卜的未来确实让人有些不安。“这些都是他的那秘密的力量吗?难道你是受他差遣来建造这些武器的?”

  “不,地狱咆哮酋长。我从未见过古尔丹……”

  ***

  “……但是我的武器能制止他。”加尔鲁什斩钉截铁的说道。

  火炬上的火焰滋滋作响。加尔鲁什能看见自己父亲眼里充满着怀疑。不是对古尔丹,而是对加尔鲁什。

  “制止古尔丹是为了什么?”

  “制止他说服你和其他的兽人成为奴隶。”加尔鲁什说道。“古尔丹会挑起一场兽人无法单独获胜的战争。他会把所有氏族带到一起,并向他们提供一份能让他们制胜的礼物。等到那天——”

  格罗玛什打断道。“什么样的礼物?”

  “等到那天,地狱咆哮酋长,你将会成为第一个接受那份礼物的人。这不是因为你软弱,而是你不想让其他的兽人来冒这个风险。”加尔鲁什的话声越来越响。“这件礼物将葬送你的一切。你的思想、你的心智、你的意志……都将被藏在幕后的新主子所控制。我父亲就是上了相同的当。我来这里就是来避免你也落得相同的命运。”

  格罗玛什抬起了一根眉毛。“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他说道。很显然地狱咆哮对他还半信半疑。“那我根本不需要你的新武器。现有的武器就足以将古尔丹的心脏给挖出来。让他死个痛快。”

  这种死法太便宜这个叛徒了。“古尔丹只是条走狗。杀了他,他的主子自然会找出第二个来。可能会过上好几个年代,等到你、我、以及任何记得这件事情的人都已经不在世上。”加尔鲁什回答道。“他们有很长的记忆,而且他们懂得伺机等候。我们绝对不能给他们有卷土重来的机会。我们把他们引出来,让他们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然后消灭他们!”

  格罗玛什长舒一口气。“你说的威胁毫无根据,陌生人。我命中注定会被一个我所不知的敌人欺骗,从他那里得到一种无法想象的力量,然后避免这个命运的唯一方法就是使用我从未见过的武器?”他不禁摇了摇头。“你到底怎么来向我证明这一切?这块碎片吗?”说完他望了一眼两人之间的那块弧状碎片。

  加尔鲁什点了点头。“确实如此,酋长。”

  “怎么样来证明?”

  加尔鲁什其实自己也不清楚。事实上,他做的只是猜测,但是有足够的依据。在破碎不堪的德拉诺长大的他,曾造访过一处神圣的场所。在那里,通过拜见神灵可以获得指引和答案。但它们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回答他了。

  直至萨尔来临后,那些神灵才将他父亲救赎自己的故事告诉了加尔鲁什。那天他踏上了一条全新的旅程。

  “我希望你能带着这块碎片前往预言之石。”加尔鲁什说道。“纳格兰的神灵改变了我的命运。我相信你在那里也能倍受启发。”

  ***

  格罗玛什挠了挠他的下巴。预言之石。

  不同氏族的许多萨满都曾前往那里朝圣,但很少有人得到过那里神灵的答案。 只有那些胸怀一颗雷电之心的人,才能在命运的风暴中找到指引。古话曾这么提到过。格罗玛什见过守在那里的萨满长老,但从未亲身去拜访过那个地方。他更相信自己能掌握自己的命运,而不是去窥测未来会是如何。

  不过这个陌生人竟然说神灵曾指引过他。 有意思。“那你是个萨满?”格罗玛什问道。

  “不是。”

  “那你能和元素进行交流?”他追问道。

  “也不是,地狱咆哮酋长。但我相信我能帮助你。”陌生人回答道。

  “那又是为什么呢?”

  “所有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生灵的命运都在你的手中,不仅仅是兽人。元素会响应我们的要求的。”

  “那要是它们不呢?”格罗玛什问道。

  陌生人毫无犹豫的说道:“那请砍下我的头颅。它对我已经再无用处。”

  格罗玛什慢慢地举起血吼然后将刀锋搁在了陌生人的脖子上。加尔鲁什的眼睛未曾眨过一下。“陌生人,你可知道这番话的后果?”格罗玛什说道。

  “ Lok-tar ogar。如果我无法说服你,那我的生命将毫无意义。”

  格罗玛什放下了斧子,陷入了沉思之中。这个陌生人是个未解之谜,格罗玛什的脑子里开始蹦出无数个问题,但是都没有说出口。这些问题都可以放到以后。

  到底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呢?

  命运?奴役?荣誉?意志?

  软弱。

  格罗玛什闭上了他的眼睛。软弱,这才是关键。这个手被铐住的陌生人打败了四名战歌战士,证明了自己有一颗地狱咆哮的心;他来到这里来告诫自己,并且愿意用生命来做赌注。

  为了知道真相他愿意再给这个陌生人一点耐心。战歌氏族绝不能再向软弱低头。

  若有一颗食人魔的脑袋,那即使有一颗战歌的心也无济于事。格罗玛什对这个教训的记忆非常深刻。他曾为了证明自己的意志而盲目的挑起一场他无法获胜的战斗。而一个暗中的敌人早就为他的鲁莽设下了圈套。

  格罗玛什张开了他的眼睛然后说道:“我会和你一起前往预言之石,陌生人。并且监督你给我的承诺。”

  另外那个兽人看上去很欣慰。“我很荣幸。”

  酋长看了一眼陌生人身上的瘀青和伤痕。“你有力气上路吗?”

  “我没问题。”

  格罗玛什站了起来。他朝帐篷外看了一眼,第一缕阳光已经从地平线上透了过来。“预言之石离我们不是非常远,我们要讨论的还有很多。如果这个威胁是真的话,我又如何来说服其他氏族呢?战歌氏族以外的人可不爱戴我,陌生人。”

  另一个兽人也站了起来。“但至少他们尊重你,而且你会给他们带来好处、以及超乎想象的战利品……”

  他们一同踏进了破晓的晨光中,陌生人的嘴角扬起了微笑。

魔兽相关新闻
上一篇:热血战场!魔兽世界新资料片PvP四大改动 下一篇:诠释传奇人物 最新短篇小说《地狱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