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游戏文字>

谈魔兽两大官二代:加尔鲁什和阿尔萨斯

  在潘达利亚版本初期,加尔鲁什·地狱咆哮被部分人称之为“部落版的阿尔萨斯”,如今随着他的落幕,我们又可以再返回头去,看看加尔鲁什与阿尔萨斯的是否真的如此相似,又为何都走上了歧路?

  阿尔萨斯和加尔鲁什第一个共同点就是,两人都处于周围人的期待环境下,关注阿尔萨斯的主要目光是泰瑞纳斯和洛丹伦的臣民们,关注加尔鲁什的主要目光是盖亚安祖母和萨尔。

  阿尔萨斯贵为洛丹伦的王子,在出生时就受到了整个王国的瞩目,他的父亲泰瑞纳斯国王对他抱有的期待尤为强烈。为了使他走上圣光的道路,泰瑞纳斯给阿尔萨斯安排了乌瑟尔作为他的导师,自幼对阿尔萨斯严格训练。阿尔萨斯从懂事起就背负着继承大统的期冀,这种期待不仅是对阿尔萨斯天赋的肯定,也是一种无形的压力,青年阿尔萨斯同样对自己未来将肩负起整个洛丹伦王国抱有强烈的执念,这也加剧了他性格中的偏执成分。阿尔萨斯不仅跟随乌瑟尔学习圣光之道,更自发与担任铜须矮人大使的穆拉丁训练自己的战斗技巧。他的青年时期几乎在学习中度过,在周围人的期待与自己的期望下,阿尔萨斯不断吸收着成为一个好国王必要的才能。

  加尔鲁什身为格罗玛什之子,在纳格兰度过了自己的青年岁月,在玛格汉的首领盖亚安年事渐高,无法事事躬亲处理族事务以后,加尔鲁什担任了玛格汉的酋长。但加尔鲁什并没有因为周围人对他的希望而变得独当一面,他无法走出父亲的阴影,变成了一个懦弱而消沉的人,在盖亚安祖母生病后更是整日唉声叹气,惶惶度日。萨尔给加尔鲁什讲述了格罗玛什的英勇并将他带到艾泽拉斯以后,也对加尔鲁什抱着很高的期待,先是让加尔鲁什担任自己的贴身顾问,在北伐战争期间更是让他担任部落远征诺森德部队的指挥官。在萨尔的有意扶持和期待下,加尔鲁什确实找回了自信,但这种过度的自信变成了自负,加上他渴望摆脱曾经懦弱自己的心态,让加尔鲁什在诺森德的行动风格堪称鲁莽。而当元素入侵以后,萨尔更是对加尔鲁什报以最高的期待,希望这个玛格汉兽人能在部落大酋长的位置上为兽人找回荣耀与团结。加尔鲁什就这样在萨尔的一步步期待下走向了部落权力的巅峰。

  阿尔萨斯和加尔鲁什作为“二代角色”,都处于周围人关注的目光下成长。不同的是,阿尔萨斯对于自己即将继承王位心知肚明,所以对待自己十分严格,而加尔鲁什则因为父亲的污点抬不起头来。两人都在自己的身份问题上给了自己不小的压力,这也直接影响了两人的性格和行为方式。

  成长环境决定性格的形成,拥有相似成长环境加尔鲁什和阿尔萨斯的第二个共同点就是两人的行为方式都十分自我中心,在自己做出决定后听不进别人的意见,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直接导致两人偏激行为的一个诱因。

  阿尔萨斯的偏执和强硬在塔伦米尔的瘟疫爆发时体现的淋漓尽致,为了追击天灾,阿尔萨斯命令部队日夜兼程寻找瘟疫源头,甚至让士兵放弃休息。而在斯坦索姆事件中,阿尔萨斯更是对于乌瑟尔和吉安娜的意见充耳不闻,一心要以自己的方式拯救洛丹伦。阿尔萨斯因为自己的偏执失去了他的老师和恋人,在面对梅尔甘尼斯陷阱时完全失去了周全的判断力。而当阿尔萨斯率军远征诺森德以后,他无视穆拉丁的警告和元素生物的警醒,径自拔出魔剑,直接导致了他的堕落。可以说,阿尔萨斯性格的核心部分就是这种偏执和自我中心。

  加尔鲁什早在远征诺森德的时候,就因为自己的鲁莽行动受到萨鲁法尔大王的指责,萨鲁法尔甚至预言了他会将部落带入黑暗的道路。果不其然,加尔鲁什在成为部落大酋长以后完全无视顾问们的意见,甚至强迫顾问们赞成他的意见。因为不听贝恩的劝阻,他甚至深陷野猪人的包围之中。在战争之潮举部落之力进攻塞拉摩的时候,也用歪理和强权逼迫部落首领服从自己。当日后加尔鲁什走上利用煞能,与邪恶的上古之神为伍的道路时,已经没有人愿意为他建言,只剩下他的死忠崇拜者和恨不得他五马分尸的敌人了。

  阿尔萨斯的自我中心更多出自于他性格中的偏执,阿尔萨斯认准了目标后不愿放弃,尤其是在自己的决定上死不悔改。加尔鲁什的自我中心则更多源于他的傲慢,他认为自己的方式是完美的,别人的做法是懦弱的。殊途同归,两人的性格都让别人无法及时提醒他们的错误,更谈不上纠正他们的扭曲,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两人在黑暗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自我中心主义阿尔萨斯和加尔鲁什都是相当现实的,他们甚至会为了胜利不惜让部下蒙受损失,甚至会有意牺牲自己的部下。

 

  阿尔萨斯在北伐中为了断绝后路,摧毁了船只,强迫部队留下为他而战。而在成为巫妖王以后,阿尔萨斯为了复活圣光之愿礼拜堂下的英灵,以自己最为精锐的黑锋骑士团做为送死的诱饵与银色黎明决战。在诺森德,阿尔萨斯牺牲了无数天灾军队为成就培养北伐军的勇士,只为将最强大的勇士培养起来之后用霜之哀伤杀死他们,并控制他们。其中最为使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一心终于巫妖王的巨魔达库鲁,被巫妖王亲手了结。

  加尔鲁什在如何卖队友这方面更是颇有心得,北伐结束后,加尔鲁什强迫被遗忘者攻击吉尔尼斯却不给他们支援,眼睁睁地看着被遗忘者们送死,放弃在斯通纳德的战略计划却不撤离守军,让他们面对数倍于自己的联盟军队。加尔鲁什的战争牺牲了无数部落子民,他却丝毫不对此感到愧疚。加尔鲁什口中的为了部落付出的牺牲,事实上是他削弱盟友势力的阴险行径。在雷霆崖政变,贝恩流亡的时候,加尔鲁什也拒绝出兵,任牛头人自生自灭。

  综上,加尔鲁什和阿尔萨斯在某些方面是有很多共同点的,这两个角色的性格、行为都有几分相似之处。加尔鲁什处于父亲的影子中,不管是他先前认为的那个种族罪人父亲还是萨尔告诉他的那个兽人救星父亲,都是加尔鲁什心中难以释怀的心结,加尔鲁什处处模仿父亲,渴望超越父亲,让自己成为更伟大的兽人英雄。而阿尔萨斯则处于王位的束缚下,阿尔萨斯对于王者的强烈使命感,从另一种意味上来说就是对王权的渴望,他处处严格要求自己,也是为了自己能成为一个优秀的王者。阿尔萨斯在堕落后依然惦念着他的王权,映像大厅酷似洛丹伦王庭就是最好的证明。

  尽管阿尔萨斯与加尔鲁什有着如此之多的相似,但作为两个虚拟角色他们还是有着显著的差别,阿尔萨斯的故事更像是亚瑟王故事的一个邪恶版本,拔起魔剑,以魔剑之力建立了一个充满恐怖与灾厄的国度。而有着强烈兽人优越主义的加尔鲁什后期的故事则更像是某个穷兵黩武、犯下种族屠杀罪行的恶魔。阿尔萨斯的故事基调是被卷入阴谋的王子,在内心的黑暗与人性间挣扎,而加尔鲁什的故事基调则是铁血的兽人领袖因为自己的无知与任性,逐步带领部落走向分裂。

  将阿尔萨斯称为联盟的加尔鲁什还是有些牵强的,这两个角色身上都有着精彩的故事和耐人寻味的经历。而加尔鲁什作为从魔兽世界:燃烧的远征开始登场的人物,其性格的复杂、经历的多样与成长的历程都是十分丰满的。加尔鲁什的故事在纳格兰开始,又在纳格兰结束,相信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会作为wower们茶余饭后的小小谈资。作为虚拟人物而言,阿尔萨斯的人气远远高于加尔鲁什,大多数玩家都同情被阴谋所骗,堕入邪道的悲情王子,而对充满自信自己走向黑暗的加尔鲁什报之以“脑残”评价。

  看待虚拟人物是充满了主观因素的,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对于阿尔萨斯的争论持续了十年之久,而日后对于加尔鲁什的评价也必将会走向两极。那么为何加尔鲁什的人气远不如阿尔萨斯呢,我曾就这个问题询问过许多人,也得到过无数回答,但一个初入魔兽新鲜人的答案却让我觉得那是最简单、最朴素的真理。

  “那当然因为阿尔萨斯比较帅啊!”

前夕指南

新增内容: 世界事件 | 新版黑石塔上层 | 新角色模型

副本变动: 决战奥格瑞玛 | 团队查找器 | 低级副本变动

装备物品: 属性变动 | 勇气、正义、荣誉点数 | 宝石附魔专业收益

系统界面: 玩具箱 | 背包空间改善 | 界面改善

其他变动: 跨阵营拍卖行 | 公会等级移除 | 背包优化 | 界面改善 | 幻化提升 | 竞技场练习赛回归 | 不会出现的内容

职业变化: 死亡骑士 | 德鲁伊 | 猎人 | 法师 | 武僧 | 圣骑士 | 牧师 | 潜行者 | 萨满 | 术士 | 战士

[编辑:不详]
魔兽相关新闻
上一篇:6.0老玩家回归魔兽须了解的七大注意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