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游戏文字>

T9套装命名英雄:重获新生 破碎者努波顿

  当一个人失去金钱,失去朋友,失去家人,甚至“失去”了自己的肉体,那么他还剩下什么?今天带来这个人的故事会告诉你,即便你失去了肉体,甚至被同胞所遗弃,但只要你还没有失去信仰,没有失去自己的灵魂,你就还拥有自己,还能找到自己应该走的路。从圣光的勇士,转身成为大地的使者,这就是我们今天故事的主角——努波顿。

  努波顿,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部落阵营莉亚德林在联盟的一个投影,作为对立阵营特色职业(圣骑士/萨满)在本阵营中的宗师代表,努波顿有着和莉亚德林类似的经历——与圣光分道扬镳的回忆,与莉亚德林主动放弃圣光不同,努波顿因诅咒失去了圣光的力量;他也有着与莉亚德林相似的,未能保护好同胞的自责记忆,但最终再度接纳努波顿的并非是圣光,而是元素的力量。

  忍辱负重

  身为一名德莱尼人守备官,努波顿参与了旧部落侵略德莱尼人的最后战役——沙塔斯之战。在泰尔摩、法兰伦与卡拉波都已沦陷的情况下,部落纠集了全部的兵力进攻沙塔斯城,准备实现古尔丹的计划,杀死先知维纶来博得基尔加丹的欢心。然而,德莱尼人为了延续种族的未来,决定让维纶先行离开沙塔斯,大部分兵力仍留在沙塔斯防守,造成维纶仍在城内坚守的假象。为了避免兽人起疑,一些平民甚至儿童也选择自愿留在沙塔斯城中,参加这场必败之战。

  努波顿的决心和所有德莱尼守备官一样坚定,他虔诚地向圣光祈祷,希望能以自己的力量保护同胞们。然而,兽人施法者在战争中使用了一种恶毒的法术,将一片红色的毒雾抛洒在城内,并弥散开来。吸入了红雾的努波顿觉得头晕目眩,他尝试呼唤圣光治疗自己,却感受不到圣光的回应。混乱中,努波顿遇到了一个强大的兽人战士,尽管努波顿拿战锤用尽全力砸断了兽人的右手,还是被兽人用蛮力重伤,意识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在沙塔斯城,努波顿失去了一切

  当努波顿再度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和同胞们的尸体躺在一起,死去的德莱尼被肢解、开膛破肚,蓝色的血液、呕吐物与秽物在沙塔斯下城区的广场上流成一地。努波顿艰难地爬起来,发现兽人正在残忍地折磨幸存者,一名德莱尼女性在尖叫中被杀死,尸体被恣意丢弃。努波顿想要冲上去与残忍地刽子手最后一搏,但心中的另一个声音却在阻止他,战争已经结束了,必须找到幸存的同胞,不能徒然送上自己的性命。

  努力集中精神,努波顿又一次尝试呼唤圣光,却仍然得不到任何回应。在艰难地捡起自己的战锤,躲开兽人的看守以后,努波顿逃离了沙塔斯城这片人间地狱,但被兽人折磨的德莱尼女人痛苦的喊声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侥幸生还的努波顿找到了躲藏在赞加沼泽中的幸存的族人们,他受到了同胞的悉心照顾,但红雾带来的影响却并没有消退,努波顿仍然感觉到自己的思维就像蒙上了一层雾霭,无论他如何呼唤,如何感受,都没有再得到过圣光一丝一毫的回应。身体逐渐恢复之余,绝望与不安的情绪却在幸存者中蔓延开来。

  受到红雾影响的德莱尼人似乎出现了类似的变化,努波顿也在其中,他们的前肢肿大,蹄子角质脱落,逐渐变得虚弱无力,脸上鼓起了丑陋的肉瘤。其他幸存者们逐渐出现了对这些变异者的排斥情绪,隔阂在曾经的同胞间渐渐扎根。最终,其他幸存者们决定将这些退化的德莱尼人——他们称之为“破碎者”或是“克罗库”赶出幸存者的营地,不允许他们与未受影响的同胞居住在一起。

  被同胞抛弃的痛苦并未缓解努波顿内心的自责,他常常在梦境中再度回到沙塔斯城的战斗中,女人临死前的惨叫声成了他心中永远的阴影,折磨着努波顿。与他一同被放逐的破碎者同胞们逐渐出现了精神上的问题,他们有的失去心智,变得疯疯癫癫,有的终日沉浸在恐惧与痛苦之中。其中一部分更是进一步退化成失落者,变成了智力低下,残暴的怪物。努波顿依旧没有放弃继续尝试与圣光沟通,但时过境迁,德拉诺已经变成了破碎的外域,努波顿仍然没有得到圣光一丝一毫的回音。

一部分更是进一步退化成失落者

  重获新生

  就在努波顿因同伴的不断减少感到难以坚持的时候,他听到了微风中传来的细语,这个声音不同于圣光,却又若隐若现地呼唤着他,神秘的声音要求努波顿前往纳格兰。

  努波顿拄着手杖,艰难地翻山越岭来到了声音指引的地方。在那里,他感受到了与圣光完全不同的存在——元素在呼唤着他。

  元素王座的元素生物将努波顿召唤到此处,希望他成为一名萨满,当努波顿问及元素为何选择他的时候,元素生物告诉努波顿,他们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相似的灵魂:迷惘、被抛弃的灵魂。德拉诺的元素被兽人萨满们所抛弃,又在世界破碎后经历了漫长的时间才与这个世界重新恢复联系。而努波顿在他们的帮助下,将成为新的萨满祭司,侍奉元素,维护元素的平衡,借用元素的力量帮助他的人民。

在元素王座,努波顿重新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在跟随元素修习萨满之道的过程中,努波顿如同重获新生一般。

  水使他的思维更加清晰,内心更加平静,性情富有耐心,这么多年来,他重新感到自己的思绪不再被浓雾所遮蔽;火则赋予了他激情,他现在充满对生活的崭新感激,以及跨越所有艰难困苦的渴望;从大地身上,他得到了毅力,钢铁般的意志,以及不可动摇的决心;风则带给他勇气和坦荡:让他能够勇敢地面对所遭受过的一切不幸。

  元素亦帮助努波顿摆脱了那个纠缠他多年的噩梦,他感受到了宇宙的博大,自己的渺小,他只是万千生命的洪流中的一个微不足道的角色。努波顿虽然还未能摆脱沙塔斯的噩梦,但他决定使用元素的力量去帮助他的人民。

  在成为一名合格的萨满祭司以后,努波顿受到了先知维纶的邀请,维纶希望努波顿能将萨满之道带给更多德莱尼人——希望他们能从中获得启迪。尽管破碎者的身份给努波顿的传道带来了诸多阻碍,他依旧坚持留在德莱尼人中,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获得了德莱尼社会的接纳。

  努波顿背负了痛苦,走上了那条伟大的道路,正如维纶对他的评价:

  “我可以听到你思想中的哀嚎:那些沙塔斯的女人们,我知道你的内心背负的重担,你怀疑当初你选择离开是否是一种懦弱的行为。

  你内心中明白,你必须得活下来,去拥抱你更伟大的命运。从那天起,你经受了无数考验,你从未放弃。这就是为什么我选择了你,这就是为什么元素们选择了你。我们的人民称呼你为克罗库、破碎者,但我相信你将为我们带来最伟大的希望。”

  努波顿的回归不仅给德莱尼人培养了一批新生的萨满力量,更成为了维纶夺取埃索达的重要助力,在成功突袭埃索达以后,努波顿随维纶来到了艾泽拉斯。他的萨满之路在艾泽拉斯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伙伴,如今的努波顿已是大地之环的高阶萨满,在死亡之翼回归引发的大灾变中,努波顿更是与萨尔一道站在了守护世界的第一线,在大漩涡与其他萨满一起治愈世界。

大漩涡决战死亡之翼,努波顿联手萨尔拯救世界

  或许从另一个角度看待努波顿与元素结缘,其根本正是命运所在。在德拉诺之王的平行世界中,守备官努波顿没有经历变成破碎者的可怕命运,但他仍然感受到了元素王座中元素的召唤。这个努波顿以一个守备官的身份帮助元素,平衡了元素的怒火,甚至将大地之怒从古加尔的奴役之下解脱了。也许努波顿与萨满的缘分正是他的命中注定,不管是否失去圣光,他都将听到元素的声音。

  而这,正是努波顿能够成为联盟萨满代言人,并且将自己的名字刻在T9套装上的原因。

[编辑:不详]
魔兽相关新闻
上一篇:浪沙淘尽英雄:2014魔兽世界风云人物 下 下一篇:你还记得多少呢?盘点魔兽里的十大神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