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游戏文字>

重拾光明的血骑士 血精灵女伯爵莉亚德琳

  信仰究竟是什么?实际上,信仰可以理解为自己一辈子奋斗的目标。很多人在寻找自己信仰的路上历经坎坷却一无所获,寻找信仰的过程也许很艰辛,但如果你能找到自己的信仰,也就真正的救赎了自己。今天时之沙的故事,讲述的是一位坚强的女性,在寻找信仰的路上,她历经坎坷,甚至一度因为迷茫而放弃了自己的信仰。她,就是血精灵骑士的领袖,女伯爵莉亚德琳。

  今天故事的主角以身穿骑士T7套装“救赎”,手持淬血长矛广为人知,作为部落方T9套装圣骑士的代表,她的故事可谓血精灵这个种族一个小小的缩影。她的改变见证着血精灵从天灾毁灭性的打击中一步步走出阴影,重拾信仰的过程。她就是血骑士的领袖,女伯爵莉亚德琳,一位与圣光结下不解之缘的坚强女性。

  失去圣光

  莉亚德琳早年也曾是一名信仰圣光的高等精灵牧师,她的父母都为阿曼尼巨魔所杀,被导师高阶祭司冯德洛尔抚养长大。在一次随同魔导师达尔坎检查守护奎尔萨拉斯的符文石时,莉亚德琳与洛瑟玛·塞隆等人一起被祖尔金手下的巨魔所俘虏。巨魔使用的迷幻药剂让莉亚德琳看到了一个幻象——达尔坎变成了一具行尸,她的徒弟伽雷尔惨死,而洛瑟玛则在火中痛苦地挣扎。最后洛瑟玛的反抗,许下了“同生共死”的誓言之后,她与洛瑟玛和伽雷尔放手一搏,众人顺利从祖尔金手中逃脱,但这次危机已为几人数年之后纠葛不清的命运埋下了伏笔。

  时光荏苒,莉亚德琳和洛瑟玛成了一对恋人,在各自在自己领域内奋斗的同时,维持着甜蜜的恋情。但旧部落的入侵打破了奎尔萨拉斯的平静,高等精灵们的宿敌阿曼尼巨魔加入了部落的队伍,与兽人一同冲击着奎尔萨拉斯的防线。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以后,联盟成功防守了奎尔萨拉斯,高等精灵国王阿纳斯特瑞安下令一支部队追击祖尔金,莉亚德琳就在其中。

  第二次战争的硝烟已经尘封多年,高等精灵来之不易的和平被天灾军团所扰,此时的莉亚德琳已是一位高阶牧师,洛瑟玛则成为了一名游侠领主。多年前经历过冒险的伙伴再度聚首,却唯有达尔坎嫉妒着别人的成就,洛瑟玛将奎尔萨拉斯魔法防线的关键告诉了达尔坎,以期他能找出其中的弱点。莉亚德琳对众人赞美圣光,赞美太阳之井的恩赐,她又提起数年之前与友人们被困的经历当时同生共死的誓言,正是团结才让他们成功脱离了险境。

  然而,达尔坎却为了博取地位背叛了所有的伙伴,他将奎尔萨拉斯的弱点直接泄露给了阿尔萨斯,天灾亡灵如同一片腐烂恶臭的潮水般席卷了整个永歌森林。莉亚德琳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养父与导师,冯德洛尔被憎恶所杀,在与天灾的战争中,莉亚德琳开始对从前坚定不移信仰着的圣光感到了疑问。如果圣光真的保护着高等精灵,又是什么让他们被亡灵所杀后马上变成了恶心的行尸,转而攻击生前的同胞呢?

  在污染了太阳井以后,阿尔萨斯带着胜利的嘲谑和无数复生的精灵亡者离开了奎尔萨拉斯,精灵们引以为傲的家园变成了一片亡灵肆虐的废土。凯尔萨斯王子回到了故土,他告诉精灵们被巫妖王的力量污染的太阳井会持续污染整片土地,他准备使用月水晶炸掉太阳井。莉亚德琳又一次加入了战斗,但她却不愿再使用圣光的力量,不愿再度经历被圣光“抛弃”的痛苦,她选择了拿起一柄钉头锤,成为一名战士与亡灵肉搏厮杀。在战斗中,莉亚德琳发泄着自己的愤怒与不解,杀死了无数的敌人,亲手用她的钉头锤结果了被复生的冯德洛尔。

  奴役圣光

  距离天灾入侵已经过去了五年,凯尔萨斯在破坏了太阳井后宣布将子民们改名为血精灵,永远铭记这次耻辱。但莉亚德琳还是沉浸在深深地自责之中,她认为自己的恐惧害死了冯德洛尔,带着浑浑噩噩的心态持续着自我放逐。莉亚德琳不愿回到触及她心中伤口的奎尔萨拉斯去,独自幽居在幽魂之地中,但她却总是收到有人匿名送来(其实照顾她的正是对她恋心依旧的洛瑟玛·塞隆)的绿色魔法水晶,以缓解她同所有高等精灵一样在失去太阳之井后不能自拔的魔瘾。

  尽管外界传言,达尔坎已被洛瑟玛和卡雷苟斯所杀,莉亚德琳还是有着达尔坎仍然在世的感觉,她在幽魂之地猎杀天灾的余孽,同时寻找着达尔坎的踪迹,希望能亲手杀死这个让她恨之入骨的叛徒。

  此时,罗曼斯却将莉亚德琳请回了银月城,向她展示了被凯尔萨斯虏获的纳鲁——穆鲁。罗曼斯告诉莉亚德琳,她曾在信仰圣光和使用暴力战斗两条道路上行走,如今却可以利用穆鲁找到其中的平衡。罗曼斯给了莉亚德琳那柄象征着血骑士的淬血长矛,教给她抽取穆鲁体内圣光能量的方法。他告诉莉亚德琳,她可以再度使用圣光,更可以自己操控圣光而不必担心被圣光所抛弃。当莉亚德琳成功抽取了穆鲁体内的圣光能量后,她却感受不到圣光带来的温暖,只有强烈的头痛和穆鲁的低语持续折磨着她的内心。

  尽管带着强烈的痛苦,莉亚德琳还是选择成为了第一位血骑士,并且担负起了继续训练血骑士的任务。“如果你能成为圣光的主人,你又怎么会愿意成为它的奴仆呢。”成了血骑士们以夺取的方式使用圣光的理由。尽管莉亚德琳和血骑士们保护着银月城的子民,大多数血精灵们还是对他们保持着反感的态度,谣传着血骑士通过肮脏的手段获取圣光。

  在质疑与职责的两难中前进时,莉亚德琳又遇到了昔日的徒弟伽雷尔,曾经颇有天分的牧师伽雷尔因在天灾入侵中未能保护好疏散的孩子陷入了精神创伤之中,终日吸取魔法放任自己的堕落。莉亚德琳将血骑士之道介绍给了伽雷尔,却使得伽雷尔因感受到穆鲁低语而变得更加痛苦。他不得不靠吸食更多的水晶来抵抗穆鲁的声音,在疯狂地堕落中,伽雷尔几乎变成了一个失心者,开始疯狂地攻击自己的同胞,在万分痛苦之下,莉亚德琳亲手结果了他的生命。

  在莉亚德琳杀死伽雷尔的几乎同时,洛瑟玛也在其他地方再度杀死了想要对血骑士们下手的达尔坎。昔日的好友们终落得如此结局,莉亚德琳与洛瑟玛在伽雷尔因痛苦而扭曲的尸体前紧紧相拥,如同落水者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留住洛瑟玛的怀抱的温暖。在洛瑟玛怀中温存的片刻,却也引发了莉亚德琳的思考。时代变了,人也在改变。她和血骑士的做法是否又是真正正确的呢?圣光是否真的在渺远的不可及之处呢?

  回归圣光

  以痛苦的方式获取圣光动摇着莉亚德琳的决心,而银月城复兴所需要的力量却坚定着她的意志,在反复地自我否定中,莉亚德琳依然坚持着血骑士的道路,利用着穆鲁的圣光之力为银月城而战,直到曾被人民视为救星的凯尔萨斯再度回归。曾经身为血精灵牧者的凯尔萨斯引领他的子民走出国难的伤痛,重建自己的家园。如今的他却完全背叛了自己的人民,成了燃烧军团的走狗,妄图在太阳井的遗迹上召唤基尔加丹来到艾泽拉斯世界。为了实现他的邪恶计划,凯尔萨斯从银月城中偷走了穆鲁——血骑士的力量来源。

  再次失去了道路的莉亚德琳感受到灰暗与绝望,她只身来到了沙塔斯城,向穆鲁的同类——阿达尔寻求帮助。阿达尔却告诉莉亚德琳,穆鲁在很久之前就知晓了他即将面对的命运,他甘愿被血骑士们当做圣光的源头使用。甚至包括她今日的到来,都早已被先知维纶所预言。阿达尔向莉亚德琳展示了真实的圣光,莉亚德琳重新找回了几乎已经遗忘了的温暖与圣洁的光芒。在阿达尔的鼓励下,莉亚德琳重新接纳了圣光,她脱下了血骑士的战袍,穿上了代表破碎残阳的战衣,投身到对抗凯尔萨斯阴谋的最前线。

  在凯尔萨斯被杀,基尔加丹进入艾泽拉斯的阴谋被挫败以后。莉亚德琳曾认为血精灵永远也无法偿清他们对穆鲁所犯下的错误,但维纶却使用穆鲁的精华净化了太阳之井,让太阳之井变成了一个满溢出圣光能量的巨大能量源。太阳之井的重生正是血精灵这个种族真正重生的开始,维纶告诉所有人,太阳之井将会重塑高等精灵血脉下的子民们的灵魂。

  在太阳之井恢复后,莉亚德琳再度成为了圣光坚定地拥护者。她和她的血骑士们不再是窃取圣光的小偷,而是圣光的忠实信徒。莉亚德琳向分裂的族人们宣讲着圣光与太阳之井给他们带来的恩惠,希望找到一个让族人彻底摆脱魔瘾,迈向新的未来的方法。

  也许正是出自对穆鲁的歉疚之心,莉亚德琳加入了艾泽拉斯远征德拉诺,对抗钢铁部落的先锋军,成为部落方最主要的将领之一,率领着誓日部队,也是她得力的血骑士们组成的精锐之师帮助德莱尼们对抗钢铁部落与暗影议会。复蒙圣光感召的莉亚德琳率领血骑士们协助主教议会防御了奥金顿与沙塔斯城,她还亲自参与了对抗索克雷萨的战斗,成功杀死了叛变主教议会的大主教奥萨尔——索克雷萨。

  从信仰圣光到放弃圣光,奴役圣光到重回圣光。莉亚德琳的故事如同她身着的战甲一般象征着“救赎”,莉亚德琳也是艾泽拉斯世界血精灵种族的一个缩影,他们因国破家亡而失去的信念,在太阳井重建后再次凝聚起来,带领这个种族走向复兴的道路。如今,莉亚德琳的武器已不再是那柄淬血长矛,而是悄然变成了作为精灵社会象征的奎尔塞拉。让我们祝愿这位饱经无数艰难险阻的女强人和洛瑟玛的恋爱长跑能修成正果,也希望她能坚定的带着她所找到的信仰,为维护自己的信仰奋斗终生。

[编辑:不详]
魔兽相关新闻
上一篇:历史故纸堆:兄弟会之剑背后的那些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