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游戏文字>

短篇小说《伪经》 :再现鸦人流亡者之路

分页导航

第1、2、3章 第4、5、6、7章 第8、9、10章 第11、12、13、14、15章

第四章

  维里克斯静静地来到流亡者小屋后面,恐惧与兴奋混杂着的愉悦感在她全身激荡着。她说的是真心话。她并不害怕来到这些东西之间。就算是在这片被遗弃的土地上,鲁克玛的光芒与温暖也可以保护她不会受到诅咒。

  穿着斗篷的鸦人在了一间腐烂的圆木搭成的高大木屋前停了下来。一束束破损的绳子绑着的卷轴挂在木屋的入口。他左右看了看,然后迈步朝木屋中走去。维里克斯落在了一根光秃秃的树枝上,从这里可以看到附近所有的建筑。

  粗粗剪制的紫色与深蓝色的布幅缝在一起,盖住了木屋,形成一个屋顶。维里克斯从破烂的布料间露出的缝隙里望去,看到了那个鸦人。

  她侧过头仔细地听着。

  “暗影蔽日……”那个乔装打扮的鸦人说道。

  一阵烟雾出现在空中,盘旋缠绕着,最后变成了一个有血有肉的流亡者。

  有趣。维里克斯曾经读过一些故事,讲的就是流亡者使用黑暗的力量。

  那个刚刚显形的鸦人也是男性,身上长着暗红色的羽毛。他的手指是灰色的,扭曲缠绕着,像是死物的皮肤。一只小小的红色卡利鸟,好像刚刚孵出没多久的样子,紧紧地抓着他披肩上垂下的紫金色流苏。

  “……渡鸦吞天。”流亡者粗声说,“我能建议你换件更好的伪装吗?”

  “时间紧迫,瑞沙德。卷轴在哪里?”

  “等一下,只要等一下……”那个被叫做瑞沙德的鸦人放低了声音。

  维里克斯来到了树枝的一端,想要听清他们说的是什么。再往前一点。一点——

  树枝在她的体重下发出碎裂声。乔装打扮的鸦人猛地抬起了头。

  混乱之中的一刹那,维里克斯和他的目光交汇了。

  然后他跑掉了,如旋风般从小屋里冲了出去,抛掉了斗篷,飞到树冠顶上。

  维里克斯咒骂了一句。顾不上那么多了,她一跃而起,飞过村庄朝那个鸦人追去。浓密的树枝拍打着她的后背与双翼。

  浓密的树木使视野变得很差。她在一根根树枝间跳动着,穿过一串串树叶,几乎一直闭着眼睛以免混进碎屑。维里克斯冲过一堆树枝,不料却撞到了另一个鸦人身上。两人同时往地上坠去,在树根之间翻滚着,滑过泥泞的地面。

  那个男人非常机敏。他已经站了起来,举起了一只手。火星如风蛇般在他的爪尖盘旋着,他开始召唤鲁克玛的力量了。

  鲁克玛在上,维里克斯想道。她认出了他。那是艾吉斯。一个信徒!

  “他们派你来监视我?”那个男人紧咬着喙,竖起了头部的羽冠,这让他的姿态看上去更加凶狠。

  “我……”维里克斯结结巴巴,不知该说什么,“谁?”

  那个鸦人眯起了眼睛。“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也可以问你同样的问题。”维里克斯的手朝她腰带上那只骨质的匕首滑去,眼睛仍停在另一个鸦人身上。她在掂量着自 己可能的选择。他是通天峰的敌人呢,还是作为信徒的成员被派到这里执行正式任务的?虽然后者的可能性较小,但也并非完全不存在。不管怎样,他毕竟也是一名 信徒。

  远处传来一阵阵响声。羽翼扑打的声音。还有树枝抖动断裂的声音。

  “不……”艾吉斯转过了身,目光朝树篷望去。“他们知道了。他们知道了。”

  他朝前冲了一步,维里克斯还没来及掏出匕首,身上的太阳贤者法袍就被抓住了。“泰罗克。古代的国王。是谎言……全都是谎言。他是谁。他做了什么。诅咒是什么。”

  四名锐爪战士,信徒中的精英武士,穿破树冠落了下来。每个战士双手都持着一柄翼刃,新月形的武器上雕绘着精细的金色丝纹。

  “全都是谎言!全都是——嘎嘎!”艾吉斯的话没说完,就被一名战士用翼刃的刀背架在了头顶,口中只剩下刺耳的尖叫。艾吉斯跪在地上喘息着。

  第二位锐爪卫士用黑色的皮革头套罩住了艾吉斯的头,盖住了他的双眼,第三位用刻着金色答言的金属环套住了他的喙,迫使他闭上了嘴巴。最后一位锐爪战士用一根赤红色的粗绳将艾吉斯的手臂绑了起来。

  “维里克斯!”艾斯卡落在了她身边,“你一进村子他们就发现你了。看上去他们追了他很长时间了。”

  “而你险些毁了我们的捕猎。”一名锐爪战士来到了维里克斯面前,高高在上地俯瞰着她。“你不该出现在这里的。”

  维里克斯不得不朝后退去,以免被锐爪战士那从肩膀延伸到胸口、向外突出锐利的锯齿的铜甲割伤。“我们在捕猎掠食者……”她说道,声音是那么温顺。有生以来第一次,恐惧如尖利的碎片贯穿了她。

  “我没看到掠食者。”那位战士故意四下看了一圈,然后把目光移向其他几位战士,手朝维里克斯指了指。“把他们两个和我们一起带回去。他们在这片被诅咒的地方呆得太久了。”

第五章

  鲁克玛之尾碎裂的声音在艾斯卡的脑海中回响着。鞭子如燃烧的利爪一般抓在他的背上,撕裂羽毛与血肉。白炽的痛苦在他眼前爆裂开来。

  他一直在告诫自己要保持沉默,要带着尊严经受这惩罚,但仍然禁不住叫出声来。昨天他曾发下同样的誓言,又以同样的方式打破。前天也是一样。

  “到此为止。”一个轻柔而坚定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令人目眩的痛苦消失了。借助着房间里昏暗的光线,艾斯卡的视野渐渐变清晰了。一个如明亮的圆球悬挂在这间没有窗户的房间屋顶,就像一枚小小的太阳。这里是通天峰的主峰上许多不为人知的地方之一,鲁克玛的信徒们在这样的地方研习学术,举行仪式,或是施加惩戒。

  艾斯卡已经充分了解了最后一种用途。

  两位锐爪战士将艾斯卡转了过来,面对着施刑者——高阶贤者泽尔凯。通天峰的统治者。他的言辞可以更迭律法,定人生死。而现在,他正低头凝视着面前这位太阳贤者。艾斯卡在这位鸦人面前颤抖着。这位鸦人是鲁克玛的声音在人间的体现。

  泽尔凯身上华丽的橙色长袍盖住了已经开始泛黄的青绿色羽毛。衣服在太阳之球的光芒中闪烁着,织物上巧妙地附上了魔法,让艾斯卡想起了日出时的天空。高阶贤者的右手中握着鲁克玛之尾。缠结的金色丝线环绕着权杖的一端,另一端则是三道长长的、嘶嘶作响的火焰。

  “你让我很失望,信徒艾斯卡。”泽尔凯说。

  这不是我的错!艾斯卡想要大喊。我试过了……我想要阻止她……

  但他没法与鲁克玛的声音争辩。

  “不会再出这种事了。”艾斯卡回答道。“我向您发誓。”

  “你这话说过多少次了?”泽尔凯叹了口气。

  “我会……更努力地尝试的。”艾斯卡深深地鞠躬,直到嘴喙碰到了地板。“以鲁克玛的恩赐之名,我会努力的。”

  “那么就让我们看看吧。”高阶贤者说道,“我有个任务给你。非常重要的任务。”

  “什么事都行。”

  “你要仔细盯着维里克斯。观察她的一举一动——她到了哪里,和谁说话,做了些什么。如果你注意到任何不正常的事,马上直接向我报告。”

  “不正常?”

  “她曾到过流亡者之间。太阳祭祀曾经在她身上施放了净化仪式,以免我们受到诅咒的威胁。但残存的诅咒仍有可能影响到她的意志。”

  艾斯卡感到一阵心神不宁。那个异教徒艾吉斯难道对维瑞思做了什麼?艾斯卡不知道那个蠢货原本想做什么。但高阶贤者面前并没有他提问的地位。如果高阶贤者认为这信息很重要,肯定早就告诉艾斯卡了。

  “是——是的……”艾斯卡点了点头,“我为您效力,高阶贤者。以鲁克玛之名,我为您效力……”

  不久之后,艾斯卡来到了主峰顶部一座开放的露台上。脚刚碰到石头的平台,就不禁朝后一缩。每走一步,痛苦都会在他后背上跳跃。

  没有人留意到他蹒跚的步伐。几个信徒在露台的另一边聚集着,每个人都在谈论着艾吉斯被抓住的消息。

  艾斯卡没有理会他们的讨论,一路来到了平台正中那座巨大的黄铜日晷下面。日晷周围的刻痕代表着一天中不同的时刻。只要日晷的阴影落在其中一个刻痕上,所有的信徒都会停下低语,向鲁克玛表示感谢,感谢她将她的光明与鸦人分享。

  艾斯卡又暗自重复了一遍祷文,补上了之前在惩戒室中受罚时落下的那些。完成祈祷后,他在露台的边缘找到了一块空地,靠在包裹着金箔的栏杆上。

  一道强风扫过平台,弄乱他的兜帽,挂在平台上空的刺绣旗帜疯狂地舞动起来。

  一头红色卡利鸟嘎嘎叫着落在扶手上。艾斯卡轻抚着鸟儿的羽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想让自己放松下来,把最近几天的事情理出头绪。

  在他身下是一片色彩斑驳的林海,绿红黄三色混杂着,向四面八方的天际线延伸而去,只有通天峰那高高耸立的石爪破空而出。艾斯卡所站的地方,上下各方都可以看到翱翔的鸦人。他们中间可以看到一对对年轻的信徒。

  艾斯卡不禁猜想,他们之中是否有任何人像他接到像他这样的任务。照顾利爪兄弟或姐妹是信徒生活中最平常不过的事,这 也正是让鲁克玛的追随者成对行动的主要理由。他们从小就被训练,提防提防诅咒出现的症状:嗜睡、迟缓、质疑长者的命令等等。这些都是被诅咒附身的初步症 状,也是所有鸦人自被孵化后便深化深化引以为戒的东西。

  但主动监视利爪姐妹的一举一动,并汇报给高阶贤者……却是完全不同的事。

  这样做是背叛了维里克斯吗?还是在保护她?

第六章

  谎言……全都是谎言……

  过去的三天中,这个声音一直在维里克斯的脑海中回响。她这三天一直呆在她的栖木上——这是高阶贤者对她施加的惩罚。每一天,一位太阳祭祀都会前来施放净化仪式,驱除她身上残余的诅咒。

  在这期间,维里克斯的思绪一直留在艾吉斯身上。她对那个异教徒并没有同情之心。据太阳祭祀说,艾吉斯正在与流亡者一起图谋反抗信徒们。再过几天,他将被放逐。他的双翼将被切除,永远逐出通天峰。这是他罪有应得的惩罚,甚至可以说还远远不够。

  但究竟是什么东西驱使着艾吉斯,这样一位天赋超群、广受尊重的鸦人,甘愿舍弃生命?他想要的卷轴上写的是什么?那样的东西又有怎样的危险?

  这个谜在她心中啃噬着。在得到答案之前,她将永远无法休息。

  因此,一被解除监禁,她就不由自主地来到通天峰大图书馆的最深处,置身于古老的、尘封的古籍之中。

  洞室中,维克里斯揉了揉双眼、向后靠去,暂时远离桌上堆积如山、尚待研读的书本。在这间大图书馆的石墙上,挖出了许 许多多的洞室,她所在之处只是其中一间。外面有上百个泪滴状的巢穴挂在墙上,里面摆放了古书和卷轴,以螺旋般的排列方式一路延伸到屋顶。卡利鸟在一个个巢 穴之间穿梭往返,一边把书带给访客、一边把留在阅读洞室中的书籍归档。

  她看着这些受过高度严格训练的飞鸟,思索看过的一切知识。她敢肯定,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蹊跷。有些事不对劲。

  维克里斯再次向前倾身,从头阅读她在《古王历史》中与泰罗克有关的字句。它描述了一位传奇中的鸦人之王,泰罗克,曾 经是通天峰的统治者。书上记载了许多罪行与堕落事迹。里面还有一幅通天峰在他的统治之下、饱受暴政和苦痛的画像。一直到勇敢的鲁克玛信徒挺身而出,挑战泰 罗克的权威,才让这个悲剧年代画下终点。他们推翻了国王,把他放逐到通天峰之外,从专制之下解放了所有鸦人。鲁克玛也背弃了泰罗克。他成为一位流亡者,在 诅咒中变得干枯而疯狂。

  这对维克里斯而言并没有什么新意。这个故事她不知道听过几次了。奇怪的是,只要是和这个事件有关的记述,不论是历史文本、泰罗克的暴政记载、或是童话中关於鲁克玛的裁决,几乎都会用相同的字句来描写;尽管这些文件的撰写时间都相隔甚远,至少有十几年,甚至上百年。

  但是所有关于泰罗克的章节描述却是如出一辙。

  维克里斯想像艾吉斯坐在洞室中,和她一样看着相同的卷轴和书籍。是什么东西引发他的原始动机?更重要的是,他在这之后会到哪去?

  一模一样的历史记载的确让她觉得很奇怪,但是没办法告诉她什么新消息。她得到其他地方寻找答案。大图书馆是公用场所,开放给所有的鸦人。但还有其他藏书库里存放的珍稀典籍,唯有鲁克玛信徒才能登记借阅。

  维克里斯用她的爪子敲着桌面,不断的地思考。相较于阅读此地的藏书,想探索信徒的藏书库绝非易事。负责看守那个神圣场所的太阳书记人,一定会质问她为什么会突然对泰罗克有兴趣。这个举动肯一定会让长者们起疑心。

  这肯定是项挑战,她想着,一丝兴奋之情在她全身奔窜。

  维克里斯把卷轴和书籍塞进了一个小篮子,并挂在阅读洞室外缘。稍后飞来的卡利鸟,会把这些着作放回正确的位置。

  在她跃出洞室,展翅朝着大图书馆入口方向飞翔时,思绪转到了艾斯卡身上。她太沉迷于对这个谜团太过入迷,几乎完全没想到他。

  太阳牧师已经告诉她艾斯卡受到什么刑罚。单身监禁三天,外加鲁克玛之尾的鞭打。这明明是她的错,而且她的处罚跟根本无法与其相提并论,自己也很明白。她向自己保证,接下来的调查再也不能牵连到她的爪誓兄弟。

第七章

  另一间阅读洞室的阴影中,艾斯卡眼看着维克里斯独自飞走。自从她结束单身监禁之后,他就开始尾随她。高阶贤者并没有禁止他们之间交谈。艾斯卡只是不想这样做。他没有自信,能够在她面前把任务藏在心底。

  看着她离开之后,他的脑海中有道细小的声音,催促他把高阶贤者讲的话统统告诉她。但也有另一个声音,一个更宏亮的声音,要他乖乖服从。

  他照做了。

  在艾斯卡确信维克里斯离开大图书馆之后,他从洞室中现身,在图书馆中滑翔,划出一个圆形飞到最底层,也就是维克里斯在里面花了好几个小时的洞室口。

  几乎每一间洞室都是开放的。为什么维克里斯要挑选最下面这间?她为什么要找一个如此隐密、远离人群的地方看书?

  一只卡利鸟赶在艾斯卡之前飞进洞室,开始用鸟喙刁叼起挂在外缘的篮子。他把那头鸟赶开,然后把卷轴和书籍拿出来,一边阅读每一本书的书名,并在桌上一本本排开。

  真奇怪。这些都是信徒在通天峰掌握实权的相关历史。问题是维克里斯根本不喜欢历史,只有和顶尖文化有关的部份才能勾起她的兴趣。而这一类的书籍,正好是艾斯卡擅长的部份。他这辈子只有几个能力足以让人刮目相看,勤奋好学刚好是其中之一。

  一股低沉、不安的颤音从艾斯卡的喉间浮现。他捡起最后一本书《古王历史》,握在手中。然后把书举起来,从每一个角度 进行检视。他可以从书背的翻摺方式,看出维克里斯最常翻阅的哪些部份。这是一位老信徒曾经教过他的技巧,长者在教学过程中,用这种方式来检查后进是否按照 指示,研读指定的章节和段落。

  艾斯卡翻到维克里斯刚刚阅读的地方。只有一个名字从书页上瞪着他。

  泰罗克。

  另一间阅读洞室的阴影中,艾斯卡眼看着维克里斯独自飞走。自从她结束单身监禁之后,他就开始尾随她。高阶贤者并没有禁止他们之间交谈。艾斯卡只是不想这样做。他没有自信,能够在她面前把任务藏在心底。

  看着她离开之后,他的脑海中有道细小的声音,催促他把高阶贤者讲的话统统告诉她。但也有另一个声音,一个更宏亮的声音,要他乖乖服从。

  他照做了。

  在艾斯卡确信维克里斯离开大图书馆之后,他从洞室中现身,在图书馆中滑翔,划出一个圆形飞到最底层,也就是维克里斯在里面花了好几个小时的洞室口。

  几乎每一间洞室都是开放的。为什么维克里斯要挑选最下面这间?她为什么要找一个如此隐密、远离人群的地方看书?

  一只卡利鸟赶在艾斯卡之前飞进洞室,开始用鸟喙刁叼起挂在外缘的篮子。他把那头鸟赶开,然后把卷轴和书籍拿出来,一边阅读每一本书的书名,并在桌上一本本排开。

  真奇怪。这些都是信徒在通天峰掌握实权的相关历史。问题是维克里斯根本不喜欢历史,只有和顶尖文化有关的部份才能勾起她的兴趣。而这一类的书籍,正好是艾斯卡擅长的部份。他这辈子只有几个能力足以让人刮目相看,勤奋好学刚好是其中之一。

  一股低沉、不安的颤音从艾斯卡的喉间浮现。他捡起最后一本书《古王历史》,握在手中。然后把书举起来,从每一个角度 进行检视。他可以从书背的翻摺方式,看出维克里斯最常翻阅的哪些部份。这是一位老信徒曾经教过他的技巧,长者在教学过程中,用这种方式来检查后进是否按照 指示,研读指定的章节和段落。

  艾斯卡翻到维克里斯刚刚阅读的地方。只有一个名字从书页上瞪着他。

  泰罗克。

魔兽相关新闻
上一篇:艰难抉择:首位满级中立熊猫人加入了联盟 下一篇:著名玩家共同回忆魔兽十周年: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