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官网动态>

玩家原创同人小说:人心易変 时光永恒

  一

  人心易变,而时间永恒。

  如果给你机会回到过去,你会对过去的自己说些什么?

  一个低沉的声音在缓缓响着,仿佛穿越了几万年的时间浪潮,又好似无尽之海的彼岸般遥远。

  像一种预言,又像一种试探。

  

  凯尔对脑海中盘踞着的这些声音,早就习以为常。

  从记事开始,凯尔就表现出和同龄孩子们不一样的对时间的敏感。他不需要钟表,就可以准确报出精确到分的时刻;无论处在什么怎样的情绪波动中,对时间的准确掌握,却从来不受到影响。

  “凯尔~”小孩子们又在嬉笑着叫喊了,“快猜猜,现在是什么时间?”

  凯尔依旧一动不动地盯着眼前泛黄的书页,只是嘴角轻微地抿了抿。

  虽然他早已习惯被大家一次又一次捉弄般地求证自己的特殊能力,但这依旧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良久,他还是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太阳井八十二度,九十三分……”

  “耶!”一个孩子欢呼了起来,对另外一些目瞪口呆的小伙伴伸出了手,“我说什么来着?这下信了吧!”

  目瞪口呆的孩子局促地搓了搓手,心不甘情不愿地从兜里掏出一根小魔棒,放在了得意的孩子手上。

  “变猫魔杖!”拿到魔棒的孩子开心地跳了起来,“我想要它好久啦哈哈,多亏了你啊凯尔!”

  凯尔向那边微微点了点头,便继续看书了。

  他们……只是把自己当成一个神奇的玩具而已。

  每到傍晚入睡前,凯尔便会想起总在脑海中出现的那个问题。

  “如果回到过去,我会对过去的自己说:别让爸爸妈妈搭上那辆远赴幽暗城的车。这样他们就不会去世,自己也不会变成被所有孩子排挤的[异类]。”

  这么想着,凯尔缓缓沉入梦乡。

  他没有察觉到,一抹不起眼的青铜色,悄悄滑过了窗沿。

  三

  是梦?

  不是梦?

  凯尔这样问着自己。在一片黑暗中,他的身体,已经随着外面愈来愈高的争吵声而剧烈地颤抖起来。

  “我已经受够你了!!!!”女人的声音愈发尖锐,“这样的日子,我一天都无法再忍受下去!”

  “我也一样,”男人的语气冷得像冰,仿佛不带一丝情感,“我受够了你的敏感、神经质……还有那不知是谁的野种的小怪物!”

  野种?小怪物?他们在说谁?凯尔瞪大了眼睛,这声音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自己躲在哪里?又为何感到,这样的争吵,在他生命中已经不计其数?

  “那是我们的孩子啊!!!”女人已经声嘶力竭了,“你怎么可以……不……这不是你……这已经不是那个我爱的人了……”

  男人叹了口气,站起身来伸手去取一旁衣架上的大衣。

  “我们都变了,莉兹。”他一边穿衣服一边继续冷冷地说道,“时间,让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他感受得到身后的人正在急促的抽泣着,但却吝啬得不愿转身给予一个拥抱。

  “我本希望我们的最后一聚不必这般针锋相对,”他的声音昭示着一切都无法挽回了,“希望你们能过得好……在分开之后……”

  “不!!!!”随着一声尖叫,一股凉凉的感觉从背后刺入了男人的胸膛。

  “莉兹!……你……”男人在惊恐中,感到自己的身体正软了下去。他的双手在空中胡乱地摆动着,想要抓到些什么一样。

  “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一声又一声尖叫和哭喊夹杂的声音,如利剑一般穿透了凯尔的耳膜。他拼命地捂住耳朵,但那尖叫……那铁器插入肉体的声音……如恶魔的尖啸一般撕扯着他的理智。

  良久,那尖叫变成断断续续的哭泣,和喘息。然后……

  哒……哒……哒……

  凯尔听到那摇摆不定的脚步声,正逐渐向自己靠近。

  “哗”地一声,凯尔面前被打开了一扇门,刺眼的灯光一下驱散掉了所有黑暗,也打碎了凯尔最后一丝的屏障。

  “我知道你在……凯尔……”眼前的女人,脸上表情的绝望与痛苦,还有假笑,已经无法用任何生者的语言来形容。

  “爸爸他……已经不在了……妈妈会保护你的……妈妈会永远保护你的……”女人一边自言自语般地念叨着,一边慢慢将手伸向凯尔光滑而细小的脖颈。

  女人手上的力度越来越大,凯尔感到呼吸越来越难。他想挣扎,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毫无力气。是因为太纤弱?还是因为绝望?凯尔不知道,他只知道有什么东西,随着眼泪,一同从眼角滑了出来。

  “不再会有痛苦了……不再会有孤独了……凯尔……妈妈永远和你在一起……”

  眼前的景象开始模糊……

  凯尔听到了沙砾的声音。

  

  当他喘息着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朝阳的淡黄色光芒已经掠过窗沿,懒懒地洒在他的被单上。

  凯尔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这从未在意过的空气,此刻仿佛变成了独一无二的珍宝。

  他小心翼翼地触碰着自己的脖颈,光滑依旧,但却仿佛隐隐传来刺痛。

  那一切……都是那么真实,真的只是一场梦吗?

  记忆中的父母,是那么慈爱,那么温暖……

  梦中的那一幕幕,真的会发生吗?

  凯尔摇了摇头,不愿再继续想下去。

  也许……该去找找牧师,看看自己是不是被什么恶灵缠上了。

  这么想着,凯尔下了床。

  牧师……

  凯尔皱了皱眉。

  “希望不要遇见她就好。”

  

  “兰萨•织歌者,很高兴为您服务。”眼前的她毫无拘谨地微笑着,“圣光愿意聆听您的疑惑,为您挥去内心阴霾。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呢?”

  她还是像从前一样美。凯尔在心中喃喃道。

  “请问?”兰萨见凯尔怔怔地没有反应,歪了歪头。

  是的……她的这个动作,无数次让凯尔怦然心动。

  “凯……尔!!”兰萨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

  “啊……啊……那个……”凯尔如梦方醒,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呆住太久了。“咳咳,抱歉,昨晚……没怎么睡好。”

  “又在写你的时间理论了吗?”兰萨好像很了解凯尔一般地问道,“那也要注意休息啦,我不在,你再熬夜可没人提醒噢。”

  是的……你不在。

  “谢谢,”凯尔淡淡地笑了笑“没想到,今天来接待我的是你。”

  “倒也是很巧的,”兰萨耸了耸肩,“毕竟……我们有五十多位同僚呢。”

  她抿了抿嘴,双眼向天花板看了看:“但也许,圣光自有它的安排。”

  圣光的安排……凯尔苦笑了一下。

  就是从我身边,带走了你。

  夜幕又降临了,仿佛不曾离开过。

  刚结束了一段写作的凯尔软倒在床上,将油墨未干的皮纸随意扔在床边的桌子上。

  和兰萨的再度相遇,将他之前想讲的一切都憋回了肚里。

  本就没有指望会有牧师可以相信他这些如同妄想一般的梦,更何况是兰萨——

  凯尔皱着眉翻了个身。

  如果当初,我没有向她毫无保留地倾诉我那些奇怪的想法;

  如果当初,我没有让她走上信仰圣光的道路……

  ……我们会好好的在一起,对吗?

  朦胧间,凯尔又听到了——

  沙漏的声音。

魔兽相关新闻
上一篇:武僧盗贼幻化推荐沁心园潘达利亚的秋蒿 下一篇:德拉诺之王新增武器附魔特效视频预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