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游戏文字>

玩家原创魔兽背景小说:《破碎的荣耀》

  本文由论坛玩家“蓝色风洋”创作,欢迎进入原帖与作者进行互动交流。地址:http://bbs..com/thread-36504435-1-1.html

  第一场——永恒岛上的开幕仪式:

  潘达利亚的迷雾已经逐渐散开,部落与联盟在永恒岛上的冲突日益频繁...破碎的潜行小队正在岛上与部落周旋...

  一名破碎斥候正在骑马奔驰(剧情需要,请不要吐槽为什么不是飞行坐骑过来)某哨塔处...

  在哨塔高处,破碎高层在讨论着什么...

  圣羽:由于最近我们开团几乎都在打奥山,不去收拾岛上的部落,团里很多人反响很大,尤其是那些在岛上被部落欺负的团员,总是在我耳边抱怨,可是一堆新团员不去奥山历练下,去打野就是移动荣誉,这个团长真是越来越不好当了!

  蔷薇:不好当你也得给我当下去,你要是敢鸽子,我就让你不得好死...

  圣羽(一脸献媚):是是是,女王陛下,您放心,您的小羽羽随时听候您的差遣...

  玉紫:近期奥山训练、副本和小规模的野战,公会库存的药剂和绷带都不多了,拍卖行的材料也是越来越贵越来越少了。

  蔷薇:抓紧采购,我们很快就要和部落大战一场,我可不想因为后勤跟不上而损失我的部下

  爵士:光靠内销团的收益,已经不足以供破碎的日常开支了...如果继续扩大规模野战...

  蔷薇打断道:你是破碎财团的团长,钱袋鼓不鼓,你自己想办法,这种事不要来烦我

  爵士:呃...(我怎么摊上这么个女王会长)...好吧,我让猫咪、胡须他们去卖...

  女王的近卫军(女王的脑残粉):报告!派出去的斥候小队回来了...可是...

  蔷薇:可是什么?

  女王的近卫军(女王的脑残粉):只回来了一个人,而且...还受了重伤...

  蔷薇:立刻带来见我!

  女王的近卫军(女王的脑残粉):是!

  幸存的斥候被抬了上来..

  月牙天(幸存斥候):女王...我们遭到了伏击...地狱咆哮的爪牙正在岛上肆虐,

  队长(战士多)他阵亡了...岛上的联盟...似乎顶不住了...我...(昏死过去了)

  蔷薇挥了挥手:快让医生抬下去急救

  圣羽:我***(和谐语)啊,女王,请允许我带领一队人前去增援。

  蔷薇:嗯,你立刻出发,我会组织大队,随后就到。

  圣羽(敬礼):遵命!女王陛下!

  背景,部落钢铁要塞...

  督军:酋长让我们消灭岛上的联盟,可是你们令我很失望,截至到目前,岛上仍然还有一块区域没有插上我大部落的旗帜!

  团长:可是将军,联盟死守着登陆点,寸步不让,我们组织了多次进攻,都没能夺下..

  督军(粗鲁的打断):那只能证明你们的无能!区区的联盟,你们足足一个战团,从日出打到日落!还没有歼灭他们!从日出!到日落!

  团长:可是将军,他们来了增援!(心里嘀咕:永恒岛上的太阳就没移动过,什么日出日落,你特么是猴子请来的逗比么!这种人也能当我的顶头上司!)

  督军:什么!你让他们坚持等到了援军!

  团长:很抱歉将军,来增援的联盟,似乎相当具备战力

  督军:你是说...你邂战了!?

  团长:当然不是!我这就再次组织进攻!

  督军:慢着!援军领头的是谁?

  团长:呃..这个...好像叫...圣羽!对,就是他!当增援来的时候,我听到联盟有人喊:鸽子王圣羽来了!我们有救了!

  督军:我将亲自会会这个鸽子王,让预备队都上,晚餐前,我要看到我的饭桌上有烤鸽子!不战即亡!(兽人是不是喜欢说什么Lok tar ogar!)

  团长(敬礼):是的将军!不战即亡!

  背景:联盟营地

  尽管太阳没有移动,但圣羽知道,战斗持续了一整天,自己这边的人数所剩无几,勉强支撑起防线,猎人的箭袋里没几只箭了,猎人的宠物因为绷带不足,只能自己舔舐着伤口,因为储存食物的补给箱被白天一个亡灵法师烧成了灰烬,眼下每人分的食物也不够果腹。牧师因为体内光能的耗尽也没法减轻伤员的痛苦...

  咳~吐出一口鲜血,激战中,为了保护队中唯一的萨满受了部落一锤而引起的疼痛让圣羽感到有些疲惫,心中不免祈祷:女王,快点到吧,这最后的据点快守不住了...

  “你还好吧,团长。”身高不足1米4,但身材显得尤为结实,听这声音,圣羽知道是刚才救的那个萨满(这货是狗子哦)。

  圣羽:我很好,萨满。你不去休息下么?待会儿还有一场恶仗,我们的牧师累坏了,你的任务会更重。

  萨满:元素听从我的呼唤,我的团长,我还可以的。倒是你,我看你更需要休息会,还是我来站岗吧...

  远处传来了震耳的鼓声,以及长矛击打在犀牛皮包裹的盾牌上发出的沉闷的‘咚咚咚’的令人难受的声音...

  “看来我们都休息不了了...”圣羽对萨满说后,转身朝身后大喊了一声:“部落来了,准备战斗!”疲惫的步兵立刻展开了防御队形,排成了两排,他们紧握盾牌,坚守着阵地防线,猎人抽出不多的箭支,瞄准了想要进犯的兽人,法师吟唱着法术,张下了结界,做好战斗准备后,所有人都望向团长,等待团长发出战斗的命令,等待着援兵的到来...


  第二场——血与沙

  鼓声越来越近,耳边充斥着部落兽人的呐喊声,几名刚入伍的新兵看着如潮水般的部落军团,不禁面如死灰,手中的剑似乎都在颤抖...他们还是孩子,圣羽心中如是想,他们本不应该来到这里,这不是属于他们的战斗,连年的征战,联盟已经连十六、七岁的孩子都应召入伍了吗?

  “团长!”萨满的声音打断了圣羽的思考:“这些兽人很奇怪,他们只是围住我们,却不进攻。”

  圣羽扫视了一下围上来的部落,他们人数众多,足足有2个战团,恐怕自己这边再有这么多人也毫无胜算,但这些本该嗜血暴躁的兽人却没有即可冲上来投入战斗,而是用武器或敲打盾牌或敲打身上的盔甲,口中重复说着听不懂的兽人语,他们精力充沛,盔甲鲜明。“这不是上一波攻击的部队”圣羽对萨满说道:“应该是增援或者预备队什么的。这样的战斗对我们很不利。”

  部落军队突然安静了下来,从人群中走出了一名身材魁梧,棕色皮肤,手提一柄巨大的双手斧,他的眼睛如铜铃般大小,虽然年龄不大,但却没有其他年轻兽人的狂躁气息,他显得尤为老成与稳重,来自玛格汉的高阶督军——雷·克鲁尔。轻蔑的看了眼对面的联盟,对身旁一名兽人:“就是他们让你打斗了一整天,损失了半个团的战力?看来我克鲁尔今天还得教教你如何战斗!”

  “冲锋!撕碎他们!为了部落!Lok tar ogar!”克鲁尔跳上一匹硕壮的巨狼,朝他的手下发出了进攻命令。随后身后的兽人都跟着冲了上来,身后Lok tar ogar!的口号声不绝入耳。

  “部落冲上来了!弓箭手!把他们压下去!”看到部落大军冲了过来,圣羽第一时间发出了指令。几名经验老道的猎人立刻瞄准了几名兽人的坐骑,射人先射马,这是多次战斗总结下来的经验,冲在前面的几名兽人的坐骑被射中,顿时人仰马翻,后面的骑兵来不及躲闪也撞了上去,顿时部队一片混乱,几名新猎手也抓紧时机连续的向部落大群射出了箭矢。兽人很强壮,从坐骑上的跌落并没有对他们造成多大伤害,短暂的眩晕后,他们显得更为愤怒,大吼一声后立即徒步冲了上来,后面的部队也都放弃了坐骑,徒步冲向联盟军队。

  很快,短兵相接,一名兽人战士挥舞着巨大钉锤狠狠的砸向了面前的人类战士,嘣!巨大的声响,似乎这一击就要击碎这面盾牌。啊~!虽然格挡住了这一击,但力道太大,这名人类战士被击退到了人群后面,第二排的士兵看到缺口立刻举起盾牌上前顶住了缺位。部落的进攻虽然凶猛,但面对成排的盾墙,一时也难以攻进,此时联盟的猎人嗖嗖的射出箭矢,对部落造成伤害,“好在自己人多,车轮战也可以累死他们。”白天指挥战斗的团长心里想到。

  “两名士兵一组,把我们的士兵投掷过去!”督克鲁尔吼道。立刻就有几名部落士兵,双双联手,然后有部落战士站上去,接着被扔过了联盟盾墙,一时间,联盟阵型骚乱了起来...

  “看来这个上司比我想象的要聪明。”心中虽然这般想着,但也立刻意识到这是个进攻的机会,于是部落团长立刻指挥部下再一次对盾墙发起了猛烈进攻。

  被丢进来的兽人,身穿轻便锁甲,没有了板甲的束缚,他们在人群中更为矫健,放弃了重甲,自然也放弃了防御,他们都是死士,为了部落的荣耀,他们从不畏惧死亡,也许只有杀戮才能证明他们的存在,他们是不折不扣的战争机器。这些死士有的冲向后方的猎人,有的转身从后背攻击前面的步兵,组成盾墙的士兵腹背受敌,一时伤亡不少。“第二排士兵!向后转!”圣羽边下达命令边跳下指挥台,投入战斗“萨满!带人巩固一线防御,其余人清理人群中的部落!”顿时有猎人指挥自己的宠物向这几名兽人发动了攻击,猎人射光了箭矢,也拿出细剑或者匕首准备肉搏战。圣羽找的第一个敌人是一名双持战士,通常兽人都喜欢巨大的双手武器,斧子亦或是锤,但眼前这名兽人,却手持两把单手剑,剑身不大,但很锋利,透露一股寒气,来不及细想,萨满带人去对付盾墙那边的兽人了,自己这边也必须尽快解决战斗,不然阵型一旦打乱,用不了多久,营地也就不存在了。起手直接一击湮没,身为冰DK,这是一击重击,兽人交叉举起双刃,招架住了这一击,左手立刻反手使出了一招狂风打击

  ,圣羽及时收回武器,格开了这一击,看来想一击解决这个兽人是不行了,自己小瞧了这个兽人,心中默默念着咒语,用符文强化了手中的武器,这把双手剑跟随自己多年了,早在当年,自己还是个圣骑士的时候,就用这把剑开辟疆场,那时候自己还很年轻,团长亲自授予他这把剑,奖励他在对抗燃烧军团中的优秀表现,心中闪过这些念头,但手上的速度却依旧不减,凌厉的站开了几招攻击,但都被兽人躲闪过去,真讨厌,他不和自己硬碰硬,难道要这么耗下去么。突然一支寒冰箭射中了兽人,兽人的攻击明显变慢了,“嘿嘿团长!这个交给我啦,你去增援其他人。”“馨德瑞拉!”圣羽惊讶道:“你什么时候跟过来的?”馨德瑞拉:“战斗还在继续,我的团长,回头再说,先解决眼前的麻烦吧。”“好的,这个交给你了”说完圣羽便一头扎进人群,朝着下一个目标过去。兽人战士正准备去追圣羽,却被法师一个冰环冰住:“嘿~你的目标是我。”兽人看着眼前的法师,一记大跳到跟前,法师略一迟疑,“闪现-寒冰箭-火焰冲击,哈哈,怎么样冰火两重天的滋味如何呀?再来尝尝这个-霜火之箭”兽人战士在法师的一系列攻击之下,还未来及反应便倒在地上(出门不带盾么,盾反不知道用吗?咳咳跑题了,这是小说)“这么快就挂了...唉,又捡了团长便宜”法师轻巧的解决了战斗,迅速寻找下一个目标...就在联盟这边解决掉进来的部落,部落那边也攻破了前线防御,萨满狗子组织残部且战且退...圣羽:“退守第二道防线,所有人,快!”“对不起团长,他们人太多了!”“不用自责,这不怪你,他们确实太多了,好在我们解决了后背的困扰。”

  “报告将军,我们已经攻破了联盟第一道防线,他们龟缩到了海岸边。”

  “把他们赶到大海里去!”高阶督军克鲁尔如是喊道:“酋长决不允许愚蠢的联盟狗站在这片土地中,绝不!”

  “是的将军!”

  联盟营地(最后的防线)

  “狗子,我们还剩多少人?”

  “团长,我们还有三十人左右,除去受伤的,能战斗的大概还有不足20人。”

  “部落呢?”

  “请原谅,团长,我...数不清...部落又攻上来了!”

  “战斗吧!联盟的孩子们!”圣羽下达完指令就立刻冲了上去,萨满跟了上去。

  圣羽刚冲上来,有个兽人战士直接挥舞着巨斧就砸了过来,圣羽大剑一横隔开了这一斧,趁着空档,使出一着冰霜打击,砍中了兽人的肩膀,随后一脚踢中兽人胸膛,兽人战士痛苦的叫了一声然后倒下,接着圣羽又立刻向前方冲去...砍倒几个兽人后,却是看到了一名棕色皮肤的兽人——雷·克鲁尔

  “作为敌人,你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圣羽。”克鲁尔对着圣羽说道

  “别多话了兽人,受死吧,我要为今天死去的联盟同胞报仇!”对于兽人会说通用语并不感到奇怪,毕竟当初那么多兽人曾被关在集中营,但眼前的这个来自玛格汉的棕色皮肤的兽人会说通用语,却有些奇怪,来不及细想这些,此时的圣羽眼中只有仇恨和杀戮,今天,他带来的团员战死大半,有跟随他多年的老部下,也有刚刚入伍不久的新兵,想着这些曾经围绕在他身边的伙伴,心中一股怒火自然喷发而出,在一声爆吓之后,使出全力挥舞着巨剑向克鲁尔砍去。克鲁尔也是身经百战的战士,面对圣羽愤怒的攻击,丝毫不放在眼力,挥动巨斧迎了上去,(此处省略一万字)俩人顿时展开一场生死搏击。

  与此同时,剩余的联盟也找到了对手,展开了厮杀,防线已破,此时心无杂念,只有多少部落,杀一个够本,杀俩赚一个。一名老兵带着一名新兵,两人正在对付面前的两个敌人,一名有些年轻的兽人还有一名亡灵战士,兽人战士壮硕而魁梧,每一次攻击都显得格外有力,击打在精钢打造的盾牌上发出砰砰的声响,另一名亡灵战士的攻击则即快速又变化多端,让人捉摸不透进攻方向,但稍有不慎,便会被刺中。

  “注意压低你的盾,举太高会暴露你的弱点。”老兵一边战斗一边不忘授以年轻的士兵作战技巧,虽然这可能就是最后一战,但这孩子实在太像年轻时的自己了,多么希望能把自己会的都教给这个年轻人,多么希望他能从这场战斗中生存下去。还记得当初相识的场景,那时他所在的团刚刚被派到潘达利亚执行任务,两个星期后,这名新兵被派来坡东村,补充到团里。刚来这里,小伙显得很好奇,到处看着。

  “巴德,老伙计你在这儿,让我好找。”

  “你好,上尉,找我有什么事吗?”

  “这是补充来的新兵,叫诺拉,拉丁,我把他放到你这组,好好带着他吧伙计。”上尉把这个年轻人丢给自己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你你好长官,我叫诺拉,拉丁,他们都叫我小九。”

  “因为你是家中最小的孩子。”

  “你怎么知道长官,我确实是家里最小的,我还有两个哥哥,他们都比我早些入伍。”

  “你是不是有个哥哥叫诺玛,拉丁。”

  “是的长官,请问你认识他吗?”

  “我和他并肩作战过。”

  “他还好吗长官?我能在这里见到他吗长官?”

  “他很好孩子,他被调到其他团里去了。”巴德把剑系上了腰带“我先带你熟悉下这里,我们有很多工作要做。”为了防止这个新兵继续提更多的问题,巴德只能先带他去周围转转。

  “对了,我不是长官,我是个老兵,我们的长官在昨天被部落的炮火炸死了,叫我巴德。”

  “是的长...巴德。”

  嘣!左臂传来一阵麻痛打断了巴德的回忆,这一击差点击飞他的盾牌,看来自己真的老了,居然在战斗中都会胡思乱想了。

  原本以为老兵攻击迟缓,有可趁之机的兽人战士在一击失败后更为愤怒,举起大斧从上而下的劈砍而来。巴德丢掉右手的剑用肩顶着盾牌,利用身体的依托,全力的格开这一重击,手臂传来了比上次更加痛彻的疼痛,看来自己的老伤又犯了,“趴下老巴!”来不及细想这是谁,老巴立即压低身子,刚爬下,就感觉头顶有一颗炙热的火球飞过。嘣!火球砸中了毫无防备的兽人战士,立刻被大火包围,挣扎着,狂怒的挥舞着双手,巴德趁机捡起单手剑,给了兽人一招致命的攻击。“谢谢你馨德。”待看清了来人,巴德对这法师道谢。

  “别客气了老巴,快去照顾你的小徒弟吧。”馨德瑞拉说完这句便立刻去寻找下一个目标了,他总是这样,年轻的法师总是喜欢在众人面前展示自己的小法术,但不得不说,馨德瑞拉的法术造诣确实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冰系和火系的法术都能运用自如,让很多年轻的法师羡慕不已。

  虽然联盟这边杀死了许多部落,但因为人数悬殊太大,很快为数不多的联盟就已经节节败退,包括圣羽在内,只剩下7个人,团长圣羽、萨满狗子,法师馨德,老兵巴德,新兵诺拉,拉丁,牧师暮痕,猎人姆布斯和他的宠物除了馨德瑞拉,其他人都或多或少的受了伤,他们被逼到了海边,海水已经淹没了他们的膝盖,部落的部队很快围了上来,正打算对它们发动最后的进攻。

  克鲁尔看着眼前的几人,正欲下令击杀,却突然闻听几声炮响,“炮弹来袭!注意隐蔽!”部落因为人数众多又扎在一堆,根本来不及躲闪,一时被炮火击杀了不少...

  “将军!是联盟的炮舰!”

  听到手下的汇报,克鲁尔看见海面上停着一艘巨大的联盟炮舰,舷炮正对着部落军团连续炮击,有几艘小船更是已经载着联盟海军陆战队快速向自己这边靠拢马上就要登岸了...

  眼见就快到手的胜利果实就这样从眼前溜走,恼羞成怒的克鲁尔命令部下不惜一切代价要消灭圣羽和他的鸽团。“重新编队!为了部落!进攻!Lok tar ogar!”


  第三场——联盟营地的争夺战

  “增援到了!我们无所畏惧!我的兄弟在那边等着我,来吧克鲁尔,该做个了结了。”圣羽

  看到联盟大军已到,心中明白,战局已定,自己的死守终于为联盟赢得了时间,眼下生死已不重要。而眼前这个兽人,这个几乎让鸽团全军覆没的敌人,必须死!虽然没有战士的冲锋,但此时圣羽的动作并不慢,他快步走到克鲁尔跟前,很快便与其厮杀了起来。

  “联盟的船只靠近了!让我们的猎人用箭雨阻挡他们!”克鲁尔被圣羽纠缠着战斗,无法指挥部下,部落的团长及时担任起了指挥官的职责。一边指挥猎人用箭雨压制联盟登岛的速度,一边快速指挥几个小队形成对圣羽残部的围剿以及对登岛联盟的战斗。部落并没有因为联盟援军赶到而放弃进攻,他们认为他们已经夺得了联盟在岛上的营地,而现在他们要做的,则是阻止联盟把他们夺回去。猎人对着联盟的船只射出箭雨,立刻箭矢铺天盖地的向联盟射去,好在女王做了充足的准备,联盟每艘船上都配备了牧师,联盟牧师迅速施放了真言术:障,整座小船便被一层金色的光芒笼罩,箭矢落在罩子上犹如落在了钢板上一样被弹了开来。那些兽人战士没有远程武器,愤怒的捡起了海边的石块,向联盟的方向投掷过去,部落萨满为这些战士们施放战斗祝福。而有些德鲁伊则跳入水中,变成海豹形态,从水底发起进攻,延缓联盟船只的移动速度。有艘联盟小船划特别快,他们喊着整齐的口号,8条船桨一起划水,快速的向着岸边驶去,他们速度很快,快的连箭雨都没射中他们。在刚刚到达浅滩的位置,他们便迫不及待的跳下船来,向着营地冲了过去。

  一名兽人在撂倒姆布斯后正打算用斧子结束他的生命,却突然被一道刺眼的光柱刺的睁不开眼。“圣殿骑士的裁决!”一声响彻天际的爆喊,即使在这漫天厮杀声中也尤为响彻,一个全身金色盔甲的骑士挥舞一把巨剑从从上而下劈了下来,兽人还未从耀眼金光中回过神来,便倒在了血泊之中,“骑士即使没有马匹,也比步兵跑的快,起来姆帕斯,你还欠我一顿酒呢!”

  “潇洒?你的跳砍还是这般潇洒!”看到来人正是自己的好友,人送外号潇洒哥的圣骑士,总爱在漂亮美眉跟前,穿着他那身不知道擦了多少遍的大元帅盔甲,据说这套板甲是他从一个黑市商人那花一千金币买来的,为此还遭了老爹的一顿谩骂。不过以他英俊的脸庞加上这一身盔甲,确实吸引不少美眉的眼球,每想到这里,潇洒脸上总是一脸得意,更加潇洒~

  潇洒这艘小船上共有8个圣骑士,他们是第一艘登上岛的船只。其他的骑士们比起潇洒来就显得略微寒酸,他们的盔甲不够艳丽,甚至有些破旧,但骑士们都将他们擦的锃亮。他们是正在组建的破碎骑士团的第一批骑士,装备和监制都还未完善,没办法,破碎军团是民间武装,国王对他们的经费支持相当有限。尽管如此,他们为自己身为骑士感到骄傲:谦恭,正直,怜悯,英勇,公正,牺牲,荣誉,灵魂!他们从未忘记!他们大多装备盾牌,他们上岛后立刻把鸽团残部护在身后。

  “队长!我们没有发现圣羽团长。”一名守护骑士对潇洒汇报道。

  潇洒扫视了四周也没有发现圣羽,“这家伙又上哪野去了”心中碎念声便说道:“你们保护这些伤员,我去找他。”说完便像兽人深处走去。馨德瑞拉赶紧跟了上去“我知道他在哪,他和克鲁尔扭打在一起,向战场北边去了。”

  “见鬼!那离营地越来越远了!”潇洒转身看到法师,大声说道:“我不是让伤员留下吗!你为什么跟着我?”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受伤了?圣骑士!”馨德不服气的说道仔细打量了一番眼前的这个法师,确实,他身上没有受伤的痕迹,心中不免对这个法师刮目相看,整个鸽团都快覆没,眼前的法师居然没有受伤。回头继续向战场深处前进,算是默许了法师的跟随。

  已经陆续有联盟的小船登上了岛屿,登岛的联盟立刻与部落战斗起来。

  “步兵!向我靠拢!形成盾墙防线!猎人,引导野兽对部落阵形扰乱!牧师!治疗我们!法师跟上,燃烧这些砸碎!”这只有联盟正规军才用的阵地战术,在一身光明战甲的南宫指挥下,这群刚刚被召集在一起的士兵居然有条不紊的把部落向营地外驱赶,看来南宫在联盟第七军团服役过的传闻是真的。随着联盟步兵把战线向前推进,后续的联盟部队登岛更为迅速。很快便形成了一边倒的现象,这些是刚刚加入的生力军,战斗了一天的部落自然抵不住这些沆瀣一气的战士。

  “长官!我们的人都被联盟逼出了营地。”一名部落低阶军官找不到克鲁尔只能先向团长汇报。

  “快去找到高阶督军——克鲁尔!把这里的情况向他汇报!”

  “是的长官!”

  “部落军队!向我靠拢!术士,丢出地狱火,把联盟堵在营地里!”战场上还有名高阶督军,因此他不能下达撤退的命令,部落团长指挥他的部下集聚在一起,只能先把联盟堵在营地门口。

  “长官!部落召唤了地狱火,我们的进路被堵了。”

  “暂缓前进,小心这些怪物,但不用担心,部落的术士们,控制不了他们多久。”南宫明白手下的这些士兵多为新兵,对付常规战斗他们还行,但对付这些恐怖的黑暗怪物,他们还有心有余悸的。

  战场另一方向,克鲁尔打败了受伤的圣羽,但并没有直接杀死他,而是让手下把他捆绑了起来。这时看见一名兽人向他跑来,兽人敬了个短暂的礼:“报告将军!联盟...太多了,他们占领了营地,团长他们正在营地门口与联盟对峙。”

  “把圣羽带回要塞,其余人跟我杀回去!”克鲁尔指派了一名小队长押解圣羽,正欲带领其他人杀回营地。

  “恐怕你得等一下,雷克鲁尔高阶督军!”这语气不卑不亢,但言辞中不缺威严。

  “你怎么会在这儿?”克鲁尔打量了一下声音的来源,发现居然是一名精锐库卡隆,不禁眉头皱了皱:“你们不是应该待在酋长的周围么?”

  “酋长让我给你带来了新的指令。”

  “什么指令?”克鲁尔以为加尔鲁什是派人来催促他解决岛上的联盟,便十分不耐烦的问道

  “酋长命令,你立刻返回双月殿!”

  “什么!?岛上还有这么多联盟...”

  “酋长说了!立刻!”

  “那我的部下...”

  “你的部下在钢铁要塞待命。”

  “我的部下待命?而我却独自前往双月殿?”两次说话都被眼前的这名库卡隆打断,让克鲁尔很不爽,身为高阶督军,居然被比自己军衔低很多的一名库卡隆如此对待,着实心里不爽。

  “酋长正在双月殿,有什么疑问,你当面向酋长询问吧,我的话传达了,告辞。”

  “真是个不懂礼数的家伙。”看着库卡隆精锐就这么走了,克鲁尔心中甚为不满,但他身为军人,却必须服从指令,“撤退!回要塞。”

  “将军...团长他...还在等你救援。”来传话的兽人有点急了。

  “让他去向酋长求援吧!”克鲁尔的语气中透露着怒火“我在执行酋长的命令!”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向要塞走去。身后的部落都一个跟一个的像要塞方向走去。

  传话的兽人在原地呆滞了一会儿,便向着自己团长的方向跑去。他得告诉团长,大军撤退了,他们也必须尽快撤退。

魔兽相关新闻
上一篇:魔兽世界同人小说推荐:英雄 不问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