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游戏文字>

魔兽版王家卫:《贼与冰霜新星》小说欣赏

  这个世界上大多数的人都是一刀捅不死的。

  解决的办法就是——捅他两刀,一手拿一刀。

  而我发誓要杀的那个女人一刀是绝对杀不死的。能摸到她的衣角已经很不容易。我顶多只有一次机会,能够从背后捅她一刀,所以我必须得到最好的刀。

  我分别写信给翡翠龙、熔火犬和无面者,要求它们每人给我一颗牙。它们的牙齿就是最好的刀。

  一个月后,翡翠龙首先回了信,它的字很漂亮,言语很诚恳,它说:它住的那里不通邮。我信了。我给它回信说不要着急,帝国的邮政事业发展得很快,生活会越来越方便的。

  两个月后,熔火犬回信了,字很难看,落款按了个爪印。它说,它不识字,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如果我有什么事,可以去找它面谈。

  信纸上沾了口水印子,我从口水的流量上看出它其实是想吃我。我回信说:“骗子!不识字能回信吗?这种骗小孩儿的把戏对我是没有用的。”

  我把希望寄托于无面者。

  信走了三个月,无面者回信说,它在遥远的北部边境冰风岗的冰天雪地中很久没有收到过信件了。它是个很寂寞的妖怪,收到我的信它很开心。让我替它向仙都王国的各位问好。然后它问,为什么要他的牙。

  高级知识分子就是不一样。

  我回信向它解释:我要用它的牙做一把刀。我要杀一个人。一个女人。

  过了六个月后,它回信说,杀人不好。然后问我为什么要杀那个女人。

  我的回答很简单,因为理由本来就很简单。她看不起我。

  再六个月后,它在信里说我很有骨气,是条汉子。又问我,干吗一定要用刀杀。它在信中教我,可以雇人杀,也可以趁人不备把她推到沟里,并且它说它就喜欢把人推到沟里,它知道仙都的城里都有很多很深的沟。而且这两个办法都不会脏了自己的手。

  我耐心地跟它解释说,她很有地位,没有人敢杀她,所以雇人是不行的;她力气比我大,走路比我快,所以我没法把她推进沟里;就算推进去了,她水性很好,自己会爬上来的;她还是个大法师,我只是个毛贼,如果两刀杀不死她,死的就是我了。

  又过了六个月,它回信了,说它看了我的信,沉默了很久。它感觉到了我杀人的决心,非常感动,说要是能帮我杀人就好了,但是它实际上是只没有腿的大肉虫子,没法离开北方寒冷的地洞。

  我说没关系,好不好给我两颗牙,一颗不够,因为翡翠龙和熔火犬都没给我它们的牙。

  它六个月没给我回信。

  我写信给它,问它身体好不好。又说给不给我它的牙齿都不要紧的,给点儿钱也行。因为我一直在等它回信,没有去工作,每天只能吃南瓜。

  它收到我的信哭了,说很久没有过我这么值得信赖的朋友了。

  所以它要跟我说实话。

  实话就是——它只有一颗牙,很久以前被它唯一的朋友风蛇借去吃早饭了。风蛇是长着翅膀的很华丽的蛇,它拿到牙齿后一阵风一样飞走了,没有腿的它没有办法,结果那颗牙就一直没还。从此它不再相信任何人,是我用年复一年的信件温暖了它的心。当它羞于给我回信的时候它才惊奇地发现,孩子们都已慢慢长大。

  我看完它的回信后一点儿也不生气。

  一个写了五年信的笔友,不管它如何对你,你都一定不会生气的,你怎么会生气呢?这五年以来它是我生活的全部,我每天都在等待它的回信中度过,精确地计算着信件在路上所需要的时间,一眨眼已经过去了五年。或许你会感到愤怒,感到失望,但是你绝对不会生气的,孩子们都已经慢慢长大。

  为了告诉它我们永远是朋友,我得给它回最后一封信,有教养的人写信都要有去有回,从我开始,就要从我结束。

  写信之前我平静地上了街,带上了我所有的积蓄。

  首先我去了精灵国的永生森林,那里很远,我需要坐地铁,骑马,然后坐船,再骑马,但是我必须去,因为那里有一个全大陆最大的药剂商店。我读小学的时候曾经去过一次。只有在永生森林居住的暗夜精灵们才能采到一种墨水的原料,所以只有那里才能买到我想要的墨水。我实在是太想要这种墨水,它的味道非常好闻,像麝香,要是保存得好,过很多年这种气味儿都不会消散。它的颜色也很正,你从没见过这么黑的黑色,并且过很多年都不会褪色。

  它唯一的缺点只不过是有一点点剧毒而已,不过这种微小的缺点对于真心写信的知心朋友来说是可以用诚意弥补的。何况还可以驱蚊蝇,从信纸旁经过的小动物都会七窍流血而死。

  而且,墨水瓶包装也很好看。

  然后我去了侏儒们的地下都市侏儒现代城,因为信件会在路上走三个月,北方边境很潮湿,很阴冷,这么重要的充满友情和回忆的信件要是受潮就不好了。所以我想起侏儒们曾经研制出一种军用辣椒粉,用它作为干燥剂。为了充满信任的友情,我得用这种辣椒粉让这么好的墨水在信封里保持干燥。

  军需品店的侏儒把装在瓶子里的辣椒粉给我的时候一再叮嘱,千万不要放在厨房里。

  我问:“为什么?”

  他说:“吸进一点儿就会辣死人,就算辣不死也会涕泪横流一整年,并且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从此失去视觉和嗅觉,你不想炒菜的时候搞错吧?”

  我说,就是它,没关系。我跟他说:“放心好了,我从来不吃辣椒的。”

  最后我又去了地精们聚集的大都市普尔斯马特,并且参观了他们的胶水工厂。没法子,难得买了这么好的墨水和这么好的辣椒粉,要是在中途信封开口了可怎么办。信可要在路上走三个月,我实在是担心得不得了,恰好地精们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这是最新品牌的超级粘合剂,一百年也不会失效,粘住就绝对松不开的焦油怪牌粘合剂!”

  我对演示效果感到很欣慰,用来实验的那张椅子从此长在墙上了。他们说,可以用这种胶水粘飞机零件,他们有很多飞机翅膀都是不用螺钉而直接粘上的。

  为了这点儿东西,我几乎花光了全部的积蓄。但是这是为了友情,为了回报这份难得的友情,我是绝对不会吝惜钱财的!

  我在回信中写道,这个世界是有光明的,是可以讲道理的,请保重身体,不用担心也不必回信了,因为我会替它去要那颗牙的。

  写这封信的时候我一直捂着鼻子,每写几个字就得出去透透气,因为墨水挥发的毒气不是好玩的,但我坚持把它写完了。我一直告诉自己,要平静,不要流泪,可是在把辣椒粉装进信封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哭了。

  那东西实在是很辣。

  我用了最好最结实的牛皮纸糊信封,把信封送进邮箱,我的心释然了,就好像看着心爱的燕子飞走了。

  一个写了五年信的笔友,不管它如何对你,你都一定不会生气的,你怎么会生气呢?这五年以来它是我生活的全部,我每天都在等待它的回信中度过,精确地计算着信件在路上所需要的时间,一眨眼已经过去了五年。或许你会感到愤怒,感到失望,但是你绝对不会生气的,孩子们都已经慢慢长大。

  为了告诉它我们永远是朋友,我得给它回最后一封信,有教养的人写信都要有去有回,从我开始,就要从我结束。

  写信之前我平静地上了街,带上了我所有的积蓄。

  首先我去了精灵国的永生森林,那里很远,我需要坐地铁,骑马,然后坐船,再骑马,但是我必须去,因为那里有一个全大陆最大的药剂商店。我读小学的时候曾经去过一次。只有在永生森林居住的暗夜精灵们才能采到一种墨水的原料,所以只有那里才能买到我想要的墨水。我实在是太想要这种墨水,它的味道非常好闻,像麝香,要是保存得好,过很多年这种气味儿都不会消散。它的颜色也很正,你从没见过这么黑的黑色,并且过很多年都不会褪(du)色。

  它唯一的缺点只不过是有一点点剧毒而已,不过这种微小的缺点对于真心写信的知心朋友来说是可以用诚意弥补的。何况还可以驱蚊蝇,从信纸旁经过的小动物都会七窍流血而死。

  而且,墨水瓶包装也很好看。

  然后我去了侏儒们的地下都市侏儒现代城,因为信件会在路上走三个月,北方边境很潮湿,很阴冷,这么重要的充满友情和回忆的信件要是受潮就不好了。所以我想起侏儒们曾经研制出一种军用辣椒粉,用它作为干燥剂。为了充满信任的友情,我得用这种辣椒粉让这么好的墨水在信封里保持干燥。

  军需品店的侏儒把装在瓶子里的辣椒粉给我的时候一再叮嘱,千万不要放在厨房里。

  我问:“为什么?”

魔兽相关新闻
上一篇:以游戏立足 让文化传世? 谈暴雪的文化之路 下一篇:纪念已经消失的魔兽世界经典技能之24:虫群